小说中文网 > 真千金回来了 > 第 82 章 第 82 章

第 82 章 第 82 章

  白羽这副高兴的劲儿,直到早自习下课还在维持。

  魏小阳见了实在没忍住,双手抱胸靠在墙边开口,“我说羽少,你不觉得小茉学姐让我们抓那么多青虫,很奇怪吗?”

  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白羽边翻开课本准备预习,边头也不抬的说,“姐都说是给她养的捕鸟蛛了。”

  “可是捕鸟蛛般都是吃面包虫这些的呀。”

  白羽听了抬头,想了想重新低头看书,“说不定是姐想给它换换口味?总之我姐做这些定有她自己的道理。你们不懂。”

  最后几字,简直股子“尔等凡人不会明白的”样。

  施文昂在边听了连连点头。

  ……得,两个傻子坐块儿,双傻。

  魏小阳翻了个白眼,副“我已无话可说”的表情。

  就在这时,两个同学边聊天边冲白羽身边走过。

  “真的假的,真的是桌兜的青虫?!”其中人惊笑。

  “真的,我骗你干什么,听说那女生直接就给吓哭了,死活不要那张桌子,没办法,班主任只好让人给她换个崭新的。然后让其他人把那些青虫弄出来丢掉。”

  “我刚才凑热闹去看了,有好几十条呢!堆在起……恶算了算了,说得我都有点浑身发毛了。”

  两人走远,交谈的声音渐小。

  但却惊呆了魏小阳四人,齐刷刷的朝白羽和施文昂看去。

  “这……”陶昆杰抓抓后脑勺后,左右张望开口,“好像有点巧?”

  白羽也早就抬起头来,眨了眨眼。

  “我记得……”施文昂呆呆开口,“老师那只捕鸟蛛,好像就是她第天来中,有人放在桌兜里想吓唬她,结果……”

  结果苏茉不仅不害怕,还多了个宠物。

  魏小阳听了,默默斜眼白羽,略带戏谑的开口,“自有她的道理哦?羽少,这就是道理吗?”

  “当、当然!”白羽只结巴了下立刻理直气壮,“这难道不是道理吗?!再说了,比起对方的捕鸟蛛,我姐很善良很温和了好吧?”

  “几条青虫而已,有当初的捕鸟蛛吓人吗?!要不是我姐不害怕这些东西,换个女生来,估计才转学立刻就又转回去了呢!”

  “就是!”施文昂在旁点头。

  总之老师永远的神!尔等不懂啦!

  “那是几条吗?”金东在边幽幽开口,“后面得加个零吧?而且……每条都有四五厘米长……”

  说到长度,就连魏小阳等人也在边默默活动了下肩颈,借着这个动作来缓解从背后升起的不适。

  说实话,昨天他们在抓那些肉青虫的时候,头皮都有些微微发麻。

  “好、好了。这个细节就不要讨论了。”白羽打住同伴们的话,顿了顿压低声音,看向他们又说,“还有这件事谁也别说出去!”

  “不然……这口锅大家得起背。”

  “放心吧。”陶昆杰笑,“小茉学姐帮了我们,我们知道怎么做的。而且……她又不是无缘无故针对那个女生。”

  众人默默点头,觉得陶昆杰说得很有道理。

  只是魏小阳在边幽幽,“不过羽少啊,小茉学姐……是不是有点儿记仇啊?”

  “记仇还是小事。”施文昂也凑过来,和大家起小声哔哔,“老师记忆还很好。”

  直没说话的姜然听了,扭头看向白羽问,“白羽,你没得罪过小茉学姐吧?”

  白羽?

  白羽目光呆滞,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他也没怎么得罪他姐。

  严格算,顶多冷嘲热讽、冲她翻白眼、不好好说话、还冲她大小声、脸不耐烦……等等诸如此类……而已。

  白羽觉得脑子阵走马灯,咔。咔。咔扭头看向众人,幽幽开口,“你们说,今天早上我姐打我那下,是把我当弟弟了吧?”

  应该是吧?!

  白大少爷含泪,就差嘤嘤嘤。

  午休铃刚打响,滕夜兰便转身看向身后苏茉,见她已经收拾好书包,副要走人的架势,便跟在她身边,边并肩往外走边问,“你又要早退?”

  苏茉点头,顿了下补充,“不过我要去四号餐厅打包吃的。”

  “?”

  见滕夜兰满脸问号,苏茉便解释说,“中的饭还是蛮好吃的,而且还很便宜。”

  “连我经纪人他们都觉得好吃,还叫我给他们打包。”苏茉说完,拍拍书包里的饭盒。

  唔……等会儿猪排和鸡排各来份吧。

  可惜这个解释出口,滕夜兰更是满头问号,闷了了好半天才呆呆开口,“你们娱乐圈……这么惨的吗?”

  “是啊。”苏茉本正经的点头,“我就是被年少无知给坑了,签了份赌约,小小年纪不得不打工。你可千万别学我。娱乐圈没前途的。”

  “……?”不是,你说这么正经,我都不知道该不该信你了。

  苏茉见滕夜兰这副模样,又笑了下后,冲她挥手便先步离开。

  等苏茉走远了,滕夜兰才慢吞吞的往三号餐厅的方向走。

  她和苏茉去的餐厅不同路。

  刚走两步便听见拐角处传来的动静,听声音有些耳熟。

  再走两步便看清是雷静珊三人。

  雷静珊正双手抱胸靠在墙上,皱着眉副百无聊奈的模样,汤小玉和往常般站在她身边。

  而贺千,正要去揪罗音的耳朵,脸愤恨,“你走路不长眼啊,连我都撞。”

  “我不是故意的!”罗音偏头躲开贺千的手,皱眉解释。

  贺千见她居然敢躲,“嘿……”了声气笑,又伸手硬要去揪,却被罗音巴掌拍开。

  强忍着心里的害怕,退后两步后眼睛直直盯着贺千。

  她不可能每次运气都那么好等到苏茉来帮自己,得自己立起来才行!

  罗音的举动不仅贺千呆住,就连雷静珊也诧异的看过来。汤小玉更是捂了嘴,幸灾乐祸的对贺千说,“贺千,看样子你现在没什么威信了呀?不仅有人敢往你的课兜放虫。现在还敢当着你的面反抗了。”

  这话无意是在拱火。

  但也确实让贺千心里的怒气烧得更厉害,脸不可置信的瞪着罗音,近乎尖叫的冲她喊了声“你敢打我?!”,话音未落就要去抓罗音的头发。

  但还不等她抓住,滕夜兰的声音便从旁传来。

  “贺千。”

  她出声,让雷静珊等人都齐齐朝她看来。

  见是滕夜兰后,贺千怒气未消,看着她有些没好气的开口,“滕夜兰,你怎么来了。”

  “我来找罗音。”滕夜兰指指罗音说。

  “找她?”贺千听了,朝罗音看去,见罗音脸上也带了点儿诧异,便又重新看向滕夜兰问,“你找她做什么。”

  “当然是学习上的事,你问这么多做什么。”滕夜兰皱了下眉,不太耐烦的开口。

  也不等贺千再说什么,扭头看向雷静珊说,“我找她有事,人我叫走了。”

  滕夜兰说完便走向罗音,经过她时微微顿足又说,“走吧,边吃饭边请教你点问题。”

  罗音惊疑不定,想不明白为什么滕夜兰要帮自己。但滕夜兰在说完这句话后便直径离开,根本不管罗音有没有跟上。

  她又不傻,当然知道怎么选。

  罗音赶紧拔腿朝滕夜兰追去。

  等追上她后,滕夜兰又扭头看向罗音问,“等会儿吃完饭,要不要起去自习室?”

  “好、好。”罗音连忙点头,满脸感激。

  “嗯。”滕夜兰见她应声后这才重新收回视线。

  “这……”汤小玉看着离开的两人,满脸不解,朝雷静珊和贺千看去,见两人铁青着脸也不说话,只瞪着滕夜兰的背影。只好自己出声,冲滕夜兰的背影扬声。

  “小兰?”

  但滕夜兰却连头都没回下。

  贺千见了气愤难当,扭头便冲汤小玉吼,“别叫了!没发现滕夜兰已经站在苏茉那边了吗?!”

  “不会吧……”汤小玉犹豫,看向雷静珊,“这才几天啊,小玉……不是,滕夜兰就倒向苏茉那边了?”

  个小明星而已,能给她什么好处?

  雷静珊冷冷的盯着滕夜兰两人离开的背影,半响后才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,“走吧。”

  这笔账,她会记得算在苏茉头上的。

  等放学后,雷静珊下车便看见马澄虹。

  她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儿,好像被人撵走又不得不回来的野狗。看见雷静珊后眼前亮,不由自主朝她跨了步,激动的喊了声“雷小姐!”

  雷静珊皱眉,脸轻蔑的看着她。“又是你。怎么?不会觉得在我哥那儿走不通,就觉得我好骗来求我吧?”

  “告诉你,别在我面前弄这套。我现在心情正不好,找不到人出气呢。”

  说完雷静珊轻哼声便要往里走。

  马澄虹见了急忙追了几步,不顾自己被雷家手下推攘,抓着对方的手臂,从空隙处探出头来冲雷静珊喊,“可、可是雷总答应过的,他答应过只要我教训了苏茉,他就能帮我的雷小姐。你们不能说话不算话啊!”

  马澄虹和原经纪公司的合同只剩最后几个月了,从浮生半日回来后,她手上所有的代言、合作,不是被甲方通知取消合作、要求换人,便是被经纪公司拿走给其他艺人。

  和雪藏没什么区别,但这并不要紧,反正她和这家经纪公司的合同也没剩几个月了。

  但……她不能失去雷氏这颗大树啊!

  现在马澄虹的名声已经大大受创,虽说前段时间的道歉,骗回了些粉丝和网友,但如果雷氏不愿意伸手拉她把,那她就真的完了!

  雷静珊听到这儿顿了脚步,重新扭头看向马澄虹,冷笑了声开口,“是,我哥是答应了你,但交代你的事,你办好了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马澄虹呐呐,硬着头皮开口,“我已经尽力了雷小姐,我也没想到苏茉她居然那么能打。你看我的脸,被她打得现在脸上还有淤青没完全消散,就算、就算没有功劳,可我也有苦劳啊!”

  “所以呢?”雷静珊面无表情的听马澄虹说完后,冷漠开口,“你脸上有没有伤,和我有关系吗?我只看事办成没有,事都没办好就想要奖赏?开什么玩笑。“

  雷静珊收回视线,边转身边对马澄虹说,“赶紧滚,不然我就让人把你打顿再划花你的脸。让你连在娱乐圈混的资格都没。”

  她说得轻松寻常,却让马澄虹忍不住畏缩了下。

  早就听说雷氏不少艺人,没少被这对兄妹折磨。马澄虹以为自己够聪明够有本事,而且在娱乐圈也不算太差,应该可以幸免于难。

  会遭殃的,肯定都是自己咖位小,没分量。

  但马澄虹怎么也没想到,她居然将自己作到了这个地步。

  马澄虹很后悔,可现在除了雷氏,她已经没其他可选择的余地了。

  所以即便雷静珊放了狠话,她还是咬牙挣开雷氏的人,朝雷静珊跑了两步后,抓着她的手“噗通!”声跪了下来,仰头看着她苦苦哀求,“雷小姐、雷小姐!你再给我次机会,只要次就行!我、我可以再证明的!”

  马澄虹拍着胸口连声保证,“对付苏茉不定要用武力,我、我能用其他方法对付她。只要你再给我次机会就行!”

  雷静珊冷眼看着她,半响后笑了下微微弯腰,冲马澄虹开口。

  “好啊,我再给你次机会,等你证明给我看了,到时候……我帮你向哥哥说话啊?哥哥最听我的了。”雷静珊面说,面伸手轻拍马澄虹的脸,“但是你要是办不好,那就怨不了我了。”

  “我、我知道了。”马澄虹微咬了唇,忍受雷静珊在自己脸上轻拍的侮辱,轻轻点头。

  “乖。”雷静珊很高兴,像在夸狗样夸奖马澄虹。

  之前朱晨介绍的电影客串,苏茉跟着赵玲前往和导演沟通。

  对方原本就是因为灵之主的花絮打戏,看中的她。再加上前两天在浮生半日的“表现”,更是直接认定了苏茉。

  所以整个交谈倒也简单,当场拍板签合同。

  而苏茉则坐在边翻看剧本,倒是对摄政王这个角色有些好奇,临走前开口,“导演,这个摄政王你们找好演员了吗?”

  “说实话还没找到。”导演苦笑摇头,“这个角色虽然是配角,但我也不想随便给谁来演,但我想到的嘛……又不太可能。”

  “哎,距离开播还有段时间,我再想想吧,实在不行也就只能将就了。”

  苏茉点点头,倒也没再多问导演想到的是谁。

  只是和导演告别上车后,钱美美好奇问苏茉,“小茉,你刚才那样问……是想到谁了吗?”

  苏茉应声,“我觉得你们之前说的宋影帝就挺适合的。”

  “啊?!宋影帝?!”钱美美听了看向赵玲,认真想了想认可点头,“你这样说……我也觉得宋影帝挺适合的。……哎,可惜影帝到现在都没醒,怎么可能嘛。”

  “……是啊。”苏茉单手撑着下巴,看着窗外不断向后掠去的街景,半响后才又开口,“不过倒也不用太担心,说不定他自有奇遇呢?”

  “啊?”钱美美听了好奇,“小茉,你在说什么奇遇啊?”

  “哦,随便说说而已,不用在意。”苏茉扭头,看向钱美美笑。

  钱美美略带疑惑的点头。

  就在这时,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。

  苏茉瞥了眼直接挂掉,直到同个号码再次打来时,她才接起,“喂,你好?”

  茉、茉茉,是我……你、你妈妈……孙名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,紧张又忐忑,尤其是在自称“妈妈”时,显得很是心虚。

  苏茉倒是没想到会是孙名眉,礼貌应了声后开口,“您好,有事吗?”

  呃……想问问你今天有没有空,要不要回家吃晚饭?孙名眉小心翼翼的说,我做了很多好吃的,也许你会喜欢。哦对了,还有爷爷和舅舅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,爸爸妈妈也准备了,你之前去工作所以没给你,要不……今晚来吃饭的时候,顺便看看喜不喜欢?

  孙名眉说完后,发现电话那头的苏茉没出声。失落得垂了眼。

  但随即吸了口气故作高兴继续往下说,“不、不能来也没关系,嗯……礼物我可以帮你留着,或者让人给你送到公寓去?”

  不用。

  “啊?”孙名眉握着电话,紧张的听着电话那头苏茉的话,就怕不小心听漏了句。

  刚好忙完了,晚上我过来吧。

  “好、好啊!”孙名眉高兴得不得了,甚至开心到慌乱,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什么样,“那……我派车来接你?”

  我自己过来吧。

  “嗯!那茉茉,你、你路上小心点。”孙名眉小心翼翼的说。

  电话那头应了声这才挂断电话,孙名眉高兴得不得了,放下手机就朝厨房走,恨不能将自己会做的菜全部给做遍。

  就怕哪处忽略了,让苏茉吃得不高兴。

  但真正不高兴的人,是白月儿。

  她和白羽有说有笑的回到家,进门便见孙名眉亲自端了水果准备送到小偏厅去。看见白月儿和白羽后,立刻眉开眼笑的看向两人。

  “回来啦?快,洗洗手去厨房拿水果。”

  “妈,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。”白羽说着边上前,伸手就要拿果盘里的水果。

  却被孙名眉避开,并轻拍了下他的手,嗔怪的说了声“去”,这才又笑眯眯的开口,“你姐来了,正和你爸在偏厅下棋呢。”

  “真的?!”这话出口白羽脸都亮了,立刻就要往偏厅跑。

  但才转身便被孙名眉叫住,将果盘塞到他手上后,才又嗔怪开口,“帮你姐端进去。刚才我听她和你爸说,她整个下午都在外面忙,连午饭都是从学校打包出去,在路上吃的。估计都饿了。”

  “你别偷吃啊,让茉茉多吃点。”

  “知道啦!”白羽笑应,真就口不动端着朝偏厅跑去。

  白月儿站在边将这些尽收眼底,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像是个外人。

  但等白羽离开,孙名眉笑吟吟的扭头看向自己时,白月儿立刻扬了笑脸上前,“妈,小茉今天来家里了,那我帮你打下手吧。”

  “不用,我都忙得差不多了。”孙名眉很高兴,“今天家里早点吃饭,你快上去把书包放下吧。”

  “没事,放在客厅也是样的。”白月儿笑得乖巧,挽着孙名眉的手陪着她起朝厨房的方向走,面撒娇,“下次我过生日,妈妈也给我做好吃的吧?”

  “好啊。”孙名眉也没多想,笑应后又说,“都不用等到生日,平时你想吃什么,跟妈妈说声,妈妈也能给你做呀。”

  ……是这样吗?

  白月儿在心里冷笑,只觉得孙名眉是随意说说而已。

  果然她无论再努力,再套孙名眉他们欢心,亲生的回来后,她依旧是个外人。

  “对了妈妈,爷爷和舅舅他们没来吗?”白月儿转话题问。

  “哦,爷爷忙着和人下棋呢。你舅舅那边有比赛。至于青梅……”孙名眉思考了下才说,“说是前段时间茉茉的时装秀给了她灵感,要做什么来着。”

  “总之今天就我们家人小聚下。”

  “嗯。”白月儿点头。

  帮孙名眉打下手,将各种菜肴摆放到桌上时,借着机会偷瞄孙名眉,见她很是高兴,便起了话头状似闲聊,“说起来上次小茉没能赶回来吃饭……回头想想我还是没做好。”

  白月儿说到这儿看向孙名眉,有些愧疚,“小茉不是经常不来学校吗?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来,便干脆写了纸条放在她课兜里,想着她怎么都能看见,谁知道……”

  孙名眉脸上的笑,因为白月儿的话慢慢淡了许多,眼帘微垂,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。

  但下秒后孙名眉便掀了眼皮子,神色如常的看向白月儿。

  静静的看着她,却让白月儿莫名有几分心惊。

  “妈妈……对不起,说不定……小茉没看见我留给她的纸条,这才……”白月儿脸愧疚,向孙名眉低头,借此躲开她的视线。

  孙名眉看着白月儿,好半响才暗吐了口气,重新扬起笑脸,轻轻拍了拍她的胳膊说,“以后别忘记就好。”

  白月儿脸惊喜的抬头,满脸感动的抱着孙名眉,“妈妈,你对我真好,谢谢你。”

  孙名眉勾了点笑,略显敷衍的拍拍她的背。之后便轻轻推开白月儿说,“好了,不纠结这个了,帮我把菜上了吧。”

  “嗯!”白月儿用力点头。

  面笑吟吟的给孙名眉打下手,面故作闲话家常般的开口,“说起来这事也挺好玩儿的,前两天小羽回来,还问我有没有跟小茉说生日家宴的事。我看他啊……不知道是听了谁胡说,居然以为我没告诉小茉。”

  “妈妈,你说是不是很好笑。”白月儿将菜放到桌上,似才想到般“啊”了声,“那天好像刚好是小茉结束拍摄的第二天,算算时间……那时小茉应该回到c市了吧?”

  白月儿边说,边不住的留意身后的动静。

  没听到身后有人应和后,白月儿忍住脸上的得意,神色如常的转身,打算接过孙名眉手上的东西时,却下子撞进她的眼里。

  不仅如此,还被孙名眉冷淡的眼神惊住。

  惹得白月儿不由结巴了两声,“妈、妈妈?”

  白月儿那模样怯怯的,将对她的试探藏在小心翼翼下。孙名眉抿着唇言不发,转身从申妈手上接过她端上来的汤后,避开白月儿欲接的手,自己将汤放到桌上。

  垂着眼整理桌上碗碟,面头也不抬的对白月儿淡淡开口,“这里我来就好,你把你的书包放上去吧。”

  白月儿呐呐,张了张嘴最后又闭上,轻轻点点头后小声开口,“那……妈妈我先上去,等会儿就下来。”

  “嗯。”孙名眉应声,眼皮子都没抬下。

  等白月儿离开往楼上走后,孙名眉这才看向她的背影。缓缓摇头的同时,轻吁了口气。

  这十六年来他们家都不知道报错的事,自问从月儿小时候开始,也没短缺过她什么。

  但为什么……就让她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性格?

  是自己教育失败吗?还是……

  孙名眉想不出头绪,最后只能缓缓摇头,化作声叹息。

  “姐!”白羽端着水果盘飞快的跑进小偏厅,把书包往旁边扔,便将果盘递到苏茉面前,讨好又谄媚,“吃水果?妈刚弄好的,她原本想亲自给你端来,被我拦截了。”

  白盛柏听了这话,抬头看向白羽的眼神里颇感欣慰。

  臭小子没白养,知道在茉茉面前,给他妈妈刷拨好感度。

  想到这儿白盛柏便假咳了声后,本正经的看向白羽,故意沉着脸问,“你就只知道问你姐吃不吃,怎么不问问我?”

  “哦。爸,你吃吗?不吃我和姐吃了啊?”白羽点点头,特敷衍的开口。

  惹得白盛柏忍不住笑骂了句“小兔崽子”。

  苏茉派轻松的坐边,单手撑着下巴,边吃水果边看两人斗嘴。

  半响后才敲敲桌面,提醒白盛柏,“该您了。”

  “哦哦哦,对对对,该我了。”白盛柏笑着点头,这才暂停和白羽斗嘴,扭头看向棋盘,继续和苏茉的棋局。

  而白羽就抱着水果盘坐在边,时不时的拿块水果,“咔嚓咔嚓”的用门牙啃。

  跟个大兔子似的。

  “对了姐,魏小阳让我问问你,灵之主什么时候播啊?到时候他要守着电视看。”白羽啃到半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对苏茉说。

  “不太清楚。”苏茉面落子,面漫不经心的回答,“我没问。”

  “哎,看你这样子,还没妈在意呢。”白羽听了在边摇头叹气。

  这话出口苏茉没什么反应,反倒是引起了白盛柏的注意,又抬头朝白羽看去,“你妈?”

  “是啊,妈注册了个微博号,偷偷跑去给姐的超话打卡、点赞呢。还有姐参加的那期节目,也是看了又看,各种应援。”白羽说到这儿忍不住笑。

  “……怪不得。”白盛柏想到什么似的慢慢点头,“我好几次发现你妈刷微博了,不过每次问她在干嘛,她都藏得飞快,说是没干什么,就随便看看,原来……”

  白盛柏说到这儿忍不住也笑了。

  “爸,你可别说是我说的啊。万妈害羞扣我零用钱,那我就惨了。”白羽凑近白盛柏小声说。

  白盛柏随意的挥挥手,表示知道。

  说到这事便想起什么,随即皱了下眉看向苏茉,“茉茉,马澄虹这个人你想怎么处理?要不要爸爸出手?”

  白盛柏就差用猛拍胸口来表示自己的厉害了。

  不等苏茉开口,反倒是白羽忍不住插嘴吐槽,“爸,等你出手黄花菜就凉了。我姐当场打脸回去,马澄虹现在虽然不能说是人人喊打,但路人缘也差得不行,根本不足为惧,对吧姐?”

  最后句,白羽是看向苏茉问的。

  因为那模样过于狗腿,而被白盛柏见了,忍不住又伸手指着他点啊点的。

  似乎在说“你啊你”样。

  不过才收回手苏茉便抬眸看向他开口,“不用了,她掀不起什么风浪来。”

  “那……行吧。”白盛柏想了想点头,“不过茉茉,有什么问题你别自己扛,告诉爸爸,让爸爸妈妈来帮你解决。”

  “对!”白羽在边点头附和,“姐,你还不知道吧?那个章云就是爸和妈偷偷处理的。妈为这事还专门跑了趟节目组,赶在母带被人送到章家之前,把它给截了下来。”

  苏茉轻掀了眼皮子,看向白羽。

  这事她是真不知道,当初我的漂亮姐妹官博放出视频片段,并和章云中止合约,她以为是节目组内部做的决定。

  现在看来……

  “还有啊。”就在苏茉沉思时白羽又急忙补充,“原本章氏想和我们家合作,都谈得差不多就差最后拍板了,结果章云和她妈就闹出这事,爸二话不说,立刻就把章氏的合作给取消,另外找了合作方代替。”

  “哎你这孩子。”白盛柏嗔怪的看向白羽,脸上明明堆满了笑,但出口的话却很不对心,“跟你姐说这些做什么。”

  顿了顿又重新看向苏茉,笑呵呵的解释,“章氏又不是完全不可替代,而且这事吧也挺巧,那天刚好开会正商量到这件事。你妈妈就恰好打电话来,我呀,只是帮她打了下下手,真正处理事情的是她。”

  说完又看了白羽眼,很是满意。

  好儿子,明天就给你加零用钱!

  倒是苏茉,脸如常。又走了步后重新抬眸看向白盛柏,“倒您了。”

  同时间,宋家。

  “就这个吧。”宋隋将手上的剧本递给好友沈臣。

  “这个?”沈臣接过,看了看剧本又看向他,有些不解,“这就是个配角而已,你确定你复出就拍……这么个小角色?”

  “我觉得挺好的。”宋隋靠向椅背,倒了杯沈臣泡的茶,喝了口眉头微蹙,看了眼茶色后便将茶盏放下,慢悠悠的往下说,“处理完家里的事,接几个轻松的角色放松放松。”

  “……行吧。”沈臣耸耸肩将剧本放旁边,端了面前的茶盏喝了口说,“那我等会儿就联系导演。”

  “嗯。”宋隋应声,手把玩着茶盏,却没喝的意思。

  沈臣见了疑惑,自己又喝了口品了品,觉得没什么问题后才又看向宋隋,“嘿……”了声后笑骂,“你睡了这年多的时间,怎么觉得……嘴还变得更刁了呢?”

  “有吗?”宋隋瞥了好友眼,慢悠悠的问。

  “当然有了。”沈臣指指他只喝了口的茶说,“你嫌弃我沏的茶。”

  “哦。”宋隋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眼茶,“大概是我尝过了更好的吧?”

  “啊?什么时候?”沈臣疑惑。

  宋隋想了想,看向他半开玩笑,“梦里。”

  沈臣啧了声,丢给他个“懒得听你胡说八道”的眼神,拿了剧本起身走人,“我还是先替你这位太爷去办事吧。”

  “嗯,辛苦了。”宋隋漫不经心的应着。

  “……对了。”沈臣走到门口突然想到什么顿住,重新扭头看向他,示意了下手上的剧本又问,“要说配角其他剧本也不少,你怎么就挑了个摄政王?以前你不是觉得古装很麻烦吗?”

  “大概……”宋隋想了想,冲好友勾唇笑,“因为是老本行,所以驾轻就熟吧?”

  这话出口,沈臣足足看了他半分钟没说话。

  宋隋见状正要开口,沈臣便扶着额头做了个“打住,可以了”的手势,无奈开口,“……行了,知道了。梦里是吧?”

  “嗯。没错。”宋隋笑。

  “你别告诉我,你梦里还有小仙女儿。”沈臣没好气吐槽。

  没想到这话说完,宋隋居然还真的认真思考了番。

  看他这模样,沈臣都忍不住呻吟,“不是吧?还真有?”

  “有。但不是小仙女。”宋隋笑,“是小侍卫。”

  可爱,会说俏皮话,还很能打那种。

  沈臣没好气的“啧”了声,恶意满满的冲他笑,“说得这么怀念,要我送你回梦里吗?”

  他原本以为宋隋会说“去你的”。谁知道却发现对方真的在认真思考?!

  弄得沈臣先怕了起来,“得得得,与其送你回梦里,我还是先给叫顾篱来吧。”

  说完摇摇头,开门走人。

  真没想到,昏迷近两人的人,好像也需要看心理医生?

  宋隋倒是不以为意,扭头看向窗外,端了茶送到唇边,刚要饮便觉鼻端浮动的茶香不对,轻叹口气后又重新放下。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,重新沏壶。

  白家这边,饭菜已经上桌,孙名眉亲自来叫苏茉等人吃饭。

  白羽应声后,扭头便见白盛柏“啪!”的声落子将军,赢了这场棋局。

  “哈哈哈!就算知道是茉茉让我赢的,但还是高兴!”白盛柏抚掌大笑,指着棋局的某处说,“我觉得我这里下得特别好,感觉自己又进步了!”

  听得白羽忍不住吐槽,“爸,你都知道姐是让你的,你还这样觉得啊?”

  “你不懂!”白盛柏扭头看向白羽,相当得意,“这说明茉茉的水平不是般的高,别人能让我赢,但却不定能让我赢的同时,还让我有所获!不信等会儿我两下,我证明给你看。”

  哎哟我的老父亲,您就放过我吧。

  白羽连忙摇头,连声说着“不了不了”。

  这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,让白盛柏又伸手指着他点了点。不过他今天高兴!就不和这小兔崽子计较了。

  “走走走,茉茉,我们快去看看你妈妈做了什么好吃的。哎呀……这下子我就觉得饿了。”白盛柏笑着,率先出了偏厅。

  等他走后,白羽才凑近苏茉,小声和她哔哔,“姐,你干嘛每次都故意输给爸?”

  就算逗老人家开心,也不用次次这样吧?

  苏茉瞥了他眼后,边往外走边慢吞吞的开口问,“你每月零用钱有多少。”

  白羽不解,但还是老实说了个数字。

  苏茉听了又开口,“我是双份。”

  “……???!”白羽猛的站住,脸懵,“什么?”

  “而且。”苏茉看向他,“爷爷还会单独再给我份。”

  零用钱。好多。懂?

  “……姐你行的。”白羽呆,幽幽开口。

  回神后像是想到什么,瞬间兴奋,“那以后我也陪爷爷和爸爸下象棋!”

  苏茉听了瞥了他眼,“你知道什么叫游戏体验吗?”

  “啊?”白羽有些不明白,抓了抓后脑勺。

  “游戏体验就是你要和对方打场势均力敌,酣畅淋漓,最后让他险胜,而且意犹未尽,还要掏钱再来局的意思。”

  白羽听完又站在原地发了会儿呆。

  ……不愧是你姐。

  假装输棋还输得这么有境界的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苏茉:给钱了。

  白羽:明白。

  明天我要去打疫苗,希望排队能快点,晚安

  一世时光扔了1个地雷

  在改名字的路上的营养液x100青浅的营养液x40凤桐图的营养液x10萧雨元安的营养液x4唯妮的营养液x1

  づ ̄3 ̄づ╭

  (https://www.xszww8.net/html/129/129841/68645906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szww8.net。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zww8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