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中文网 > 真千金回来了 > 第 91 章 第 91 章

第 91 章 第 91 章

  时娇娇一到后台,傅康便眼前一亮,特别惊艳的“哇”了一声,看着时娇娇问,“娇娇,你今天也太好看了吧?”

  许冰灵坐在一边头也不抬的刷手机,听到这话后偷偷翻了个白眼。

  又在吹捧了,这个傅康,想红还真是想疯了吧?

  想到这儿许冰灵抬头朝时娇娇看去,原本只打算随意的朝她撇上一眼,但在看清她那身衣服后,自己也忍不住将视线重新转回去细看。

  ……别说,这次傅康还真不是完全吹捧。

  时娇娇原本就长得漂亮,这身衣服穿在她身上,将她的优点又给多加了许多分。

  许冰灵回神后立刻低头,噼里啪啦的给苏茉发消息,你怎么还不来啊?!你来之前一定要穿得特别好看知道吗?!那个时娇娇今天很好看的!我不允许你输给她!

  才将信息发出去,重新一抬头,许冰灵便眼睁睁的看着苏茉出现在门口,她低头看了眼手机。

  轻扬了下眉后,噼里啪啦的打字。

  下一秒许冰灵的手机便传来震动,低头一看不是苏茉发来的消息是什么?

  她什么都不穿也没我好看。

  “……噗嗤。”许冰灵忍不住捂了嘴喷笑出声,然后抬头朝苏茉娇嗔的轻瞪了一眼。

  而苏茉,则看着她随意的耸了耸肩。

  正要朝许冰灵走来,傅康和时娇娇便看见了她。

  “苏茉,你来啦?哇!你今天也特别特别好看啊!”傅康一脸惊艳的看着苏茉,比起刚才面对时娇娇时,略显浮夸的夸赞,现在更加真诚。

  时娇娇原本想反唇相讥两句,但将苏茉从头打量到脚后实在找不到批评点。气得轻哼了一声,丢下一句“我去化妆啦”,转身便走。

  经过苏茉时连个眼神都没分给她。

  很明显台后不想和苏茉有任何交流。

  许冰灵这时快步走了过来,拉了苏茉的手后冲傅康笑,“傅康,我和小茉也去化妆了,你自便吧。”

  “啊?哦……好啊。”傅康讪笑了一下点头,站在原处目送苏茉和许冰灵离开,这才一收脸上的笑,扭头冲节目组安排的助理,没好气的开口,“给我安排的化妆师呢?”

  “已经安排好了,您跟我来。”节目助理呆了一下立刻冲傅康点头,伸手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,便引傅康去他的化妆间。

  趁着自己走在他身后,傅康没看见的时候偷偷撇了下嘴。

  ……这性格也差太多了吧?

  说好的性格开朗,逗趣绅士呢?

  呵呵,都是人设而已。

  节目助理原本对傅康还有点路人粉,原本想着找机会找他要签名的,现在滤镜被打碎,别说签名了,连傅康这个人,她都想翻白眼。

  另一边,先一步将苏茉拉出休息室的许冰灵,挽着她的手一起去化妆间时,凑近苏茉和她小声抱怨,“你刚才没来的时候人家时娇娇可说了,她身上那身衣服,是霓裳的限量新款,就这么一件。”

  许冰灵阴阳怪气的学时娇娇的声音,翻了个白眼后又看向苏茉,一脸欣慰,“还好你够争气,没丢脸。”

  “不过……”许冰灵脚步微顿,拉着苏茉上下打量后惊异,“你这衣服是哪家的啊?太衬人了。”

  苏茉身上这身衣服风格轻松明快,简单干净,却特别衬人。

  和时娇娇身上的,竟……有异曲同工的相似?

  “……啊!”许冰灵似想到什么,微踮了脚尖朝衣服某处看去,等发现“霓裳”特有的小玄机后,倒抽口气的同时,瞪大眼看着苏茉,“你这也是……霓裳的?!”

  “应该是吧。”苏茉回得随意,“我对这些不了解。”

  许冰灵听了开心的捂了嘴笑,连步伐都轻快了许多。拉着苏茉继续往化妆间走的时候,一边和她小声,“你看着吧,等节目开始后时娇娇一定会找机会炫耀她的衣服的,到时候啊……我就等着看她被打脸了。”

  晚上八点,综艺直播开始。

  不仅仅是茉粉们翘首期待苏茉的出场,同样早早坐在客厅等的,还有白羽。

  等节目片头曲刚响起,白羽立刻扭头大喊,“爸!妈!快点,节目开始了!”

  “来了来了!”白盛柏和孙名眉端着吃的快步赶来。

  眼盯着电视,将吃食放到茶几上,急忙在白羽身边落座。

  “哎?茉茉呢?”白盛柏巡视着。

  “等等,马上就出来了。”白羽回答后话题一转,惊异的看着茶几上的吃的,“爸,妈,这什么?!”

  “追剧看综必备啊。”孙名眉回答,有些疑惑,“不是说你们最喜欢这样了吗?”

  之前她在茉茉的粉丝群看见的。

  小姑娘们纷纷嚷嚷着等看茉爹综艺的时候,要吃这个吃那个。

  所以她便比照着别人的抄了份作业。

  “哇……”白羽扭头看向孙名眉,笑得特开心,“妈,早知道你适应能力这么强,我以前就该带着你玩微博了。”

  麻辣小龙虾、烧烤鸡尖翅、薯条、水果,还有快乐水!

  简直不要太棒啊!

  “去。”孙名眉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又说,“鸡尖翅和可乐是你爸准备的。”

  白羽听了,立刻冲白盛柏竖了大拇指。

  爸爸,您真棒!

  “快看!茉茉出来了!”白盛柏一直盯着电视,眼都没眨一下。更别说回应白羽了,等看见苏茉后立刻眼前一亮,连忙招呼妻子和儿子。

  白羽赶紧席地而坐,拿了小龙虾一边剥一边盯着电视。

  “哎?”白盛柏看见苏茉身上的衣服后,扭头问孙名眉,“名眉,茉茉身上穿的,是你上次给她买的吗?”

  孙名眉早在镜头给苏茉特写,以及全身镜时看清楚了。现在听白盛柏问,立刻眉开眼笑的直点头。

  高兴得……甚至有些想哭。

  茉茉终于肯穿她买的东西了。

  白盛柏明白孙名眉的感受,伸手拍拍她的手背后,又重新看向电视。

  过了几秒后开口,“哎呀,就是茉茉又没带什么首饰。”

  唯一的配饰,大概就是薛青梅做给她的胸针吧。

  看看她身边的人,再看看他家茉茉。就显得特别的朴素。

  “没事,以后找时间我带茉茉去挑。”孙名眉伸手将眼角的一点泪意擦去,笑着和白盛柏说。

  “行。”白盛柏点头,特别财大气粗得说,“我替你们母女两给钱。”

  孙名眉听了轻瞪他一眼,没好气的说,“当然是你给钱啦。”

  说完和白盛柏齐齐一笑。

  茉茉愿意穿她买的衣服,让孙名眉很是高兴。也有了开玩笑的心情。

  等音乐结束,节目正式开始。三人便停止交谈,盯着电视认真看。

  综艺主持人都是气氛王,而且现在还有五六个,所以不仅是现场欢声笑语,守在电视机前的大家也满脸笑容。

  苏茉现在,无论是个人,还是剧中,都是流量最高的。所以主持人在采访完“男主”傅康后,便将话题抛给了她。

  让时娇娇脸上的表情差点没崩住。

  许冰灵在一边见了,差点大笑出声。

  “苏茉,我听说这次的月考你又是你们学校的年级第一啊?”主持人看着苏茉,一脸惊讶的问。

  苏茉点了下头,“我运气不错。”

  话音刚落,主持人便和台下粉丝一起发出“嗳?”的声音。

  然后和苏茉隔着时娇娇的许冰灵,没好气的冲苏茉丢了个白眼吐槽,“凡尔赛本赛。”

  苏茉立刻看向主持人,“现在知道我和她为什么中间要隔个人了吧?”

  一句话逗得主持人和观众们哈哈大笑。

  许冰灵便在众人的笑声中起身抡了小拳拳要打苏茉,却被她特别轻松的扣了双手,并看着许冰灵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,“爱是会消失的你不知道吗?我现在后宫可多了冰灵。”

  你要加油哦。

  话音未落笑声更大。

  主持人一边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,一边在心里松了口气。

  实在是他们都以为苏茉是那种性子比较冷的女生,没想到人家是面冷但幽默。

  对苏茉的好感度,瞬间蹭蹭蹭的往上涨。

  综艺节目就需要这样的嘉宾!

  但就在大家都露出开怀大笑时,时娇娇在一边扯嘴角,配合笑了笑的模样,就不要太显眼。

  别说孙名眉三人了,一边看茉爹,一边在粉丝群火热聊天的茉粉们,也立刻察觉不对。

  ?这个时娇娇她那是什么表情啊?

  我之前就觉得她老拉踩我们茉爹了,现在看来我的感觉没错。皮笑肉不笑的,最近是去做了整容手术,所以面部表情僵硬吗?

  她也太蠢了,在大家都很高兴的时候,她那模样真的超级显眼的。

  茉粉的话没错。

  他们都能发现时娇娇的不对劲,更何况节目现场呢?

  原本摄影师再拍摄大家一起“哈哈哈”,体现氛围轻松好玩,结果一转眼便看见时娇娇那个模样。

  赶紧切了画面,先从左往右扫,再从右往左。

  总之每次快到时娇娇那儿时,便立刻收手。

  直接将她屏蔽在了“开心”之外。

  主持人也通过耳麦听见导播室的话,立刻笑着换了个话题,一边说还随性的走了两步,恰好挡住了镜头前的时娇娇。

  “苏茉,但是我还听说,你同时参加你们学校围棋、象棋比赛,结果拿了个双冠军?这个不会是运气了吧?”

  “就随便下下。”苏茉说。

  “随便下下?!”主持人一脸吃惊的重复,眼都睁大了。“苏茉,我问个问题,要是你认真下,能到什么水平?”

  苏茉摇摇头,“没试过,不清楚。”

  众人听得咂舌,甚至觉得这话苏茉……有些过于嚣张了点。

  说不定落在谁的耳朵里,便成了狂妄自大的代言词。

  正当主持人打算打哈哈,替苏茉圆场,用“又开玩笑了”来替她圆过去时,时娇娇突然“咦?!”了一声,微微睁大眼笑看苏茉,一副无辜的模样。

  “我听说c市高中每年都会有团体棋赛,苏茉,你要不参加一下那个,说不定和其他学校的下下棋,就想认真下了呢?”

  苏茉看了她一眼后回答,“我去参加可能不太好。”

  “啊?为什么不太好啊?”时娇娇看着苏茉眨眨眼,给她“打气”,“有比赛肯定也是有输赢的,不用害怕。”

  “我去对其他人不公平。”

  苏茉明显不想多说什么,偏时娇娇还想开口,主持人见了,赶紧在气氛被时娇娇弄僵时笑着打断。

  “哈哈哈,估计苏茉也没时间参加这些吧,毕竟高三了那么忙。对了娇娇,我们也前后见过好几次了吧?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你一出场,我就觉得你特别好看。”

  话题终于转到自己身上了。

  所以时娇娇抿唇一笑后,暂时“放过”苏茉,笑吟吟的站起身,转了个圈后又重新坐下,这才开口。

  “大概是因为我身上这套衣服吧。”

  “咦?”

  在主持人发出疑问时,同样看出点端倪的孙名眉,也微皱眉盯着时娇娇那身衣服,“这衣服款式……”

  “怎么?这个时娇娇身上衣服有什么问题吗?”白盛柏立刻扭头看向孙名眉问。

  刚才时娇娇出声内涵他家茉茉的时候,白盛柏心里就不痛快了。

  甚至立刻发了个消息给韦秘书,问问他白氏和这个综艺节目有无合作关系。

  ……真是气死他了。

  “她身上的那件……似乎是霓裳的。”孙名眉看着时娇娇,又细看后终于确定,点点头后看向丈夫和儿子,“对,就是上次我给茉茉买衣服,唯一没买的那件。”

  “啊?妈,为什么没买这件啊?”白羽不解。

  孙名眉淡淡开口,“设计师不知道怎么搞的,穿这身衣服的模特,就是之前害茉茉去s市救场那个。”

  “怕茉茉看了不舒服,所以就没买。”

  她这样一说,白羽和白盛柏立刻恍然点头,又重新看向时娇娇。

  “早知道会被她买了,我就应该一起拿回来的。”孙名眉看着节目主持在听见是“霓裳”后,纷纷发出惊呼,甚至邀请时娇娇再站起来秀一下的镜头,眉头微蹙。

  而时娇娇这时已经按照主持人的要求,迈着猫步在背景音中走了一圈,又捂着嘴重新坐到位置上。

  一边摆手,一边“自谦”,“哎呀你们快别夸我了,我其实也是想了很久,才买了这么一套基础款的。其余的听设计师说,被别人一口气全给买了。”

  “我能买到最后一件,真的是运气好。”

  时娇娇一边说,一边看向众人,好像是在寻常聊天,但视线扫过苏茉时,却特意多停了一会儿。

  ……来了。

  早就在一边坐好,准备看戏的许冰灵抿了点儿笑,眼底藏着兴奋。

  时娇娇啊时娇娇,你可真是自己将脸送上来让人打啊。

  时娇娇刚笑完,其中一位主持人便留意到苏茉,“咦?”了一声后视线在她和时娇娇之间来回。

  笑着开口,“说起来,苏茉和娇娇今天的衣着风格有些相似呢。”

  话一出口,众人的视线立刻朝苏茉看去。就连原本笑得很开心的时娇娇也不例外。

  只是和别人不同,她看过去时脸上的笑立刻淡了许多。甚至暗地里瞪了那主持人一眼。

  “这……应该不可能吧?”时娇娇扯着笑看向苏茉,一边上下打量她一边开口。

  知道时娇娇不小心瞄到苏茉衣服上,某个代表霓裳的手工刺绣后,声音戛然而止。

  苏茉就是那个买下全部高定的人?!

  不仅时娇娇看见了,就连主持人也看见了。再结合时娇娇刚才自己说的话,那……时娇娇身上那件,不就是苏茉挑剩下才轮到她来捡漏的吗?!

  所以在苏茉只随意的回答了一句“别人买来送我的”,这话题硬被主持人强行掀过。

  不然再继续下去,时娇娇估计没脸再待在台上了。

  虽说有这个小插曲,但节目还算圆满结束。

  刚确定直播结束,时娇娇一刻都不想多待,立刻冷了脸掉头就走。

  上车时生活助理想到什么,小心翼翼的开口,“娇娇,你不是说节目结束后要和粉丝们见一见,和他们拍照签名的吗?”

  话音未落时娇娇猛的看向助理,瞪着她怒吼,“还见什么见啊!我脸都被丢光了你还想让我穿着这身衣服,和他们拍照吗?!赶紧开走!路上给我买件其他的衣服,我要把身上这身换下来!”

  她一秒都不想多穿!

  助理被时娇娇莫名其妙吼了一通,委屈得不行。赶紧上车将车门关上,老实坐在一边不敢轻易说话。

  就怕再开口又被时娇娇乱吼一通。

  但……明明是她自己答应了粉丝,说是要拍照、签名的啊?还让自己提醒她,结果呢?

  真是难伺候。

  助理在心里偷偷抱怨着。

  已经在刷微博的时娇娇根本没留意到助理,她正盯着刚刚登上热搜的标题

  #谁是谁的对照组?#

  说的就是她和苏茉。

  无聊的娱乐大v又弄了一次投票,问网友这次综艺节目,大家觉谁最好看。

  结果又是苏茉赢。

  对自己的脸向来很自信的时娇娇,哪里忍受得了这个。

  愤恨的抱着头弯腰尖叫了一声,然后双手抓着头发瞪着脚前虚空咬牙切齿。

  ……苏茉。这件事她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的!

  另一边,c市。

  任立翁看着风尘仆仆的狄枢,眨眨眼后问,“狄枢啊,你这是……?”

  别说任立翁一脸疑惑了,就连他身边的柳乘风也一样。

  两位院长晚上没事干,就爱待在棋院各自打谱下棋,直到十点才会离开。

  今天也一样。

  只是两人说着话才走到大门处,便看见了现在不应该还在c市的狄枢。

  这下午才把人送走,怎么晚上又回来了?

  柳乘风就更直接了,半点不客气的出声调侃,“狄枢,你坐飞机是坐着玩儿吗?”

  狄枢?

  狄枢不想说话。

  他刚落地帝都机场,立刻就买了最快回c市的机票。

  要不是经常带队出国,估计就这来回的折腾,都够狄枢难受的。

  现在只是头发乱糟糟,衣服皱巴巴,已经好许多了。

  “任院长,我看过苏茉的棋谱了,我觉得她是亚洲围棋青年赛最好的参赛人员。”狄枢激动上前,双手握着任立翁的手,热情的上下摇晃,“您一定要替我引见一下啊!”

  任立翁愣了一下随即回神,笑眯眯的开口,“怎么样?我这个老头子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吧?”

  “当然!当然!”狄枢连连点头,“院长,就麻烦你了。”

  “放心吧。”任立翁拍胸脯,“小事一桩,小茉会答应的。”

  我不太想去。

  咦?!

  任立翁愣了一下,抬头看看一脸着急的狄枢,又低头看着开了免提的手机说,“为什么啊小茉?”

  他老头子年纪大了,耳朵有点背。

  我才考完定段赛,接下来的一年打算多参加c市的比赛,其余的视情况而定。院长,你也知道,现在高三,还是要以学业为重的。

  啊这……

  好像人家说得也有道理。

  任立翁点点头,微微沉吟。

  就在这时,从苏茉那头传来机场提示登记的提示音,让任立翁三人齐齐一愣。

  柳乘风干脆在一边出声,“茉丫头,你现在人在哪儿啊?”

  哦,h市机场。苏茉老实回答,刚刚参加了一个综艺节目。

  “综艺节目?什么综艺节目?”站在一旁的狄枢,终于没忍住出声。

  他并不知道,他才开口苏茉便认出了他的声音,并微挑了下眉峰。

  “茉丫头是明星呢。”柳乘风笑眯眯的开口,特别与有荣焉,“而且还是最近很红的明星。她还给我家孙女签名了。”

  写的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,厉害吧?

  柳乘风骄傲的挺起胸膛。

  但狄枢正在震惊中,没空搭理他。

  只是看着电话,冲那头的苏茉急忙出声,“苏同学,其实参加亚洲围棋青年赛有很多好处的,你不是高三吗?它属于国际赛,你代表国家出赛是能加分的!”

  哦。

  ……啊?

  哦是什么意思?你不应该感到很开心吗?!

  狄枢满头问号,觉得一定是自己没和苏茉说清楚,又连忙补充,“少则十分,多则二十分钟啊苏同学!”

  高考哪怕是多一分都是件好事,更何况是十几二十分。

  怎么样?!这下知道分数不少,对比赛感兴趣

  哦。

  “????”狄枢不是小朋友,但他此刻满头问号。

  不等他再开口,便听电话那头的苏茉又说,我成绩还行,所以有没有加分对我来说都挺无所谓的。

  “????!”狄枢呆。

  苏茉说完喊了声院长,等任立翁应声后便冲他说,我要上飞机了,先挂了?

  “好好好,那等你回来再说。”任立翁笑眯眯的对电话那头的苏茉说,叮嘱了两句后这才挂断电话。

  看向还在发呆的狄枢,笑眯眯的摇摇头,叹气,“看样子我还猜错了,小茉不太愿意。”

  “这……为什么啊?!”狄枢回神后忍不住高声,“高考加十几二十分,哪怕是成绩差些的,都能保送了。她成绩再好也有失手的时候,有这二十分旁身不好吗?总不可能次次考试都年级第一吧?”

  “嗯。”狄枢话音未落,柳乘风便在一边点头,“茉丫头好像确实每次都是年级第一。”

  “……?”狄枢呆。

  回神后结巴了一下,“那、那普通高中的年级第一和重点高中的还是有区别的。”

  “哦狄枢,我没提过吗?”任立翁想是才想到般,看向狄枢说,“小茉就是c市最好高中的学生啊。”

  “而且还是特一班。”

  简单来说就是火箭班中的火箭班哦

  厉害吧?

  “……”

  狄枢这下彻底呆了。

  闭上嘴沉默了好半天后,小声哔哔进行最后的挣扎,“……总之有二十分旁身很不错的。”

  任立翁和柳乘风听了,忍不住看向彼此,一边笑一边摇头。

  之后才又重新回头看向狄枢,笑着安慰他,“没事狄枢,等明天吧。我让小茉来一趟棋院,到时候再劝劝她。”

  说完看向柳乘风说,“让你们院的施文昂明天去学校后,告诉小茉。”

  柳乘风听了耸耸肩,表示知道了。

  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狄枢在沉默半响后垮了肩长叹了口气,闷闷道谢,“谢谢两位院长。”

  “小事。”任立翁笑眯眯的点头,“小茉平时是个很好说话的小姑娘,你明天和她见面就知道了。”

  前提是。

  你没得罪过她。

  “忙。没空。不想去。”

  苏茉听完施文昂的话后,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的回答。

  “老师……”施文昂苦哈哈。

  他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!

  “你就去一下嘛,怎么说也是任院长叫的不是。”施文昂愁苦的看着苏茉,“而且你最近又没事!”

  “谁说我没事的。”苏茉停下手上的笔,指指做到一半的卷子说,“没看见我在奋笔疾书?”

  “……在我印象里,你出现在学校就代表没事。而且在学校待着的时间越久,就越没事。”施文昂默默瞅着苏茉,小声说。

  苏茉听了抬头看向施文昂,微微偏头后满脸疑惑,“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印象?”

  “……”大概是因为您太优秀给我的错觉吧。

  施文昂在心中默默回答。

  “总之你这样回院长就行了。”

  “那您总要给我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吧?”施文昂没办法。

  苏茉头也不抬,一边做题一边说,“你就说我沉迷学习无法自拔。”

  ???!

  “……老师你是在为难我。”他只是个象棋院的孩子啊!

  “那你就说……我最近忙着给学校围棋社下指导棋,好为校争光。”

  “……那边还等着您为国争光呢。”施文昂幽幽吐槽。

  话音刚落苏茉便又停了笔,抬头看向施文昂,似笑非笑的。

  看得施文昂一激灵,不敢再多说什么。做了个“好吧好吧”的手势后,迅速点头跑出特一班教室。

  等一回到高二2班,便给院长发消息。

  这个结果是任立翁没想到的。

  狄枢站在一边,急切询问,“院长,怎么样?”

  “这……”看完信息的任立翁抬头,看向狄枢忍不住问,“狄枢啊,你没和小茉碰过面吧?”

  “没有啊。”狄枢疑惑,“院长,怎么这么问?”

  “……没事。”任立翁摇摇头,“就是觉得小茉的反应比较奇怪。”

  “奇怪?”狄枢紧张,特别患得患失。

  “算了。”任立翁摇头,安慰他说,“还是我给小茉打个电话吧。”

  就这样,苏茉在接到任院长亲自打的电话后,还是去了棋院。

  狄枢见到人后特别激动,倒是苏茉神色如常。

  虽然没什么兴趣,但还是礼貌的听狄枢将“参加亚洲围棋青年赛的诸多好处”,从头到尾念了一遍。

  听得施文昂在一边都呆住了,偷偷凑近俞晓小声问,“狄教练这是写了个小作文?”

  俞晓沉重的点点头,沉默了一下说,“今天早上六点就把我摇晃醒,叫我替他看看有没有错的地方。”

  害得他都没睡饱。

  “……可怜。”施文昂包含同情的拍了拍俞晓的肩膀。

  “我还好,倒是狄教练,他为了多增加一些说服力,劝老师参加比赛,昨天晚上就没睡。”俞晓缓缓摇头。

  不知道毕业答辩是不是也像昨天狄教授那样。

  施文昂听得微微咂舌,和俞晓一起又朝狄枢看去。

  此时狄枢已经全部念完,放下手上的小作文,充满期盼的看着苏茉,“怎么样苏同学,现在是不是觉得,参加亚洲围棋青年赛好处多多了?”

  所以报名吗?报名参赛吧!

  “嗯。好处是挺多的。”苏茉点点头,“但是……”

  她顿了顿,看着狄枢笑得特别良善,“古话说得好,学不在多,贵在精熟,狄老师。像我这种所谓两院特批,也就是听上去高大上些,实际上走不长远的。所以我觉得……亚洲围棋青年赛还是算了吧?”

  咦?

  狄枢呆呆的,看着笑眯眯的苏茉眨了眨眼。

  总觉得刚才那番话……好像在那儿听过?

  怎么这么耳熟?

  ……当然耳熟啦!

  施文昂和俞晓在一边看着狄枢,神情古怪又带了点儿同情。

  ……可怕,老师居然将当初狄教练说的话,现在原封不动的还给人家了。

  这就是记忆好的记仇方式吗?!

  不过狄枢明显没听明白,还在继续劝苏茉。

  倒是任立翁,似乎觉察出了一点儿不对。

  背着手慢慢踱步到施文昂和俞晓身边,慢悠悠但笃定的开口,“狄枢得罪小茉了?”

  施文昂和俞晓听了,……沉重的点点头。

  果然。

  任立翁见状,抬眼又看向苏茉和狄枢的方向,叹了口气幽幽开口,“那这事……就没那么好办了。”

  此时,在狄枢又劝了一通后,苏茉连忙摆手。

  “不行不行,我才通过定段赛的资格,万一在大赛上承受不住压力发挥失常,那不是胡闹嘛。不行,真的不行。”

  狄枢是不可能错失的,他从前遇见的刺头多了去了,像苏茉这样对自己不自信的,更是常态,赶紧又出声继续鼓励。

  “苏同学,你不用担心。你是明星啊,拍过戏上过综艺,有丰富的经验,我绝对相信你没问题的!你可是顶尖的好苗子啊!除了你外,我真再想不到其他人能代替你了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苏茉看着狄枢,无辜的眨眨眼后说,“棋院从来没缺过好苗子啊。”

  这话出口狄枢又一怔。

  那股奇怪的熟悉感,再一次的涌上心头。

  苏茉说的这些话……真的太耳熟了。

  好像他在哪里听过一样。

  不等狄枢想出个头绪,苏茉已微微偏头继续看着狄枢,笑眯眯的开口,“像我这样的好苗子,棋院应该每年都有吧?狄教练?”

  狄枢猛的睁大眼,终于明白这股熟悉感是怎么回事了。

  这些话……都是他昨天在咖啡厅里,和穆青吐槽抱怨的!

  “这……”狄枢一脸尴尬,脸色一阵白一阵红。

  就在他不知道说什么时,一旁的任立翁已经从施文昂和俞晓口中知道了全部。

  这时笑着抬头,看向苏茉笑眯眯的开口,“小茉。”

  “院长。”苏茉看向任立翁。

  任立翁踱步过来,拍拍狄枢的肩膀,算是无声安慰他后,又和颜悦色的对苏茉说,“去吧。你是我看好的棋士。”

  “至于狄枢……”任立翁看了他一眼,见狄枢难得面红耳赤惭愧得说不出话来,便又拍拍他的肩膀,继续对苏茉说,“我想他现在也知道自己的傲慢和偏见了,你说呢小茉?”

  狄枢立刻抬头,看向苏茉向她道歉,“苏同学,对不起,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就先入为主了。真的很对不起。……院长,抱歉。我……”

  狄枢说到后面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  之前任立翁向自己提议苏茉时,他还有一瞬间觉得是任立翁老糊涂了。

  结果事实证明,错的人是他自己。

  仗着自己的经验而变得傲慢,错误的评价、揣度他人。

  正当狄枢不知道说什么好时,苏茉的声音从一旁传来。

  “狄教练。”

  狄枢看向苏茉。

  苏茉站起身冲他微微欠身后开口,“我捉弄了您,为了致歉……”

  她笑了笑,冲狄枢说,“亚洲围棋青年赛的申请表,可以给我一张吗?”

  “苏、苏同学,你的意思是?!”狄枢激动又惊喜。

  不敢置信。

  “哦。”苏茉笑,“我争取为国争光。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晚安

  噜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扔了1个地雷一世时光扔了1个地雷

  读者“噜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”,灌溉营养液10读者“kenmy”,灌溉营养液10

  づ ̄3 ̄づ╭

  (https://www.xszww8.net/html/129/129841/68645915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szww8.net。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zww8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