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中文网 > 真千金回来了 > 第 96 章 第 96 章

第 96 章 第 96 章

  “……哎,果然上热搜了。”助理看着已经迅速冲到热搜榜第一的标题,忍不住就叹气。

  点进去一看,全是茉粉对麻强的阴阳怪气。

  偏这时间也太巧了,昨天灵之主才播到茶小刀为了众人,牺牲自己,让书粉和剧粉都哭得稀里哗啦。

  这不?#茶小刀#的热搜还没下去呢,就出了麻强骂苏茉的事,所以现在骂麻强的,不仅有茉粉,还有剧粉和书粉。

  再加上苏茉上了两次综艺,路人缘也吸了一波。

  现在骂麻强的声势简直堪称一面倒。

  助理在手机屏幕上滑了十几次,居然一条替麻强说话的评论都没找到。

  麻强其实也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情景。

  他以为苏茉和其他流量明星也没什么区别,以前他也没少当众说哪个明星,也没出现过想今天这样的状况。

  自己居然在网上被骂得这么厉害。

  刚想到这儿,助理又叹了口气后抬头看向麻强,眉头微皱开口,“导,要不……我们服个软?”

  “服什么软?”这话一出口,麻强便朝助理瞪了一眼。等他闭嘴后才又移开眼,抱怨又似自言自语,“现在的炒作就是厉害,看看,这么一个靠营销,各种洗白重新爬起来的流量明星,居然也有这么多的粉丝了。”

  说完麻强又叹了口气,“幕后人员就是比这些当明星的吃亏。尤其是在这种事上。”

  ……真的是这样吗?

  助理忍不住朝麻强瞥了一眼,什么都没说,只敢在心里偷偷嘀咕一句。

  刚才您可是当着娱记的面,将人家苏茉相当于是从头鄙视到脚呢。

  “导。”助理最近也在看灵之主,对扮演茶小刀的苏茉也颇有好感,便忍不住替她说两句话,“其实我觉得苏茉演技还是有的,不如……你找个时间看看灵之主?”

  话音刚落立刻被麻强瞪了一眼,“你叫我去看朱晨拍的戏?!”

  ……糟糕,忘记导和朱导最近的关系不太好了。

  助理在心里哀嚎,连忙解释,“不是,这不是因为……苏茉现在就只有怎么一部作品出来嘛……万一这中间有什么误解呢?”

  不等他话音落,麻强便挥手打断他,“没什么误解。朱晨自甘堕落居然跑去拍这种网文改变的剧,还有什么好误会的?”

  “说白了不就是为了赚钱吗?”麻强说到最后又嗤了一声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人朱导拍得很好看啊,茶小刀在里面也超厉害。尤其是昨天她牺牲自己那一幕,他都哭了呢。

  不过还没说完,麻强又瞪了过来,没好气,“可是什么?!”

  “……没事没事。”助理缩了下脖子,讪讪闭嘴。

  麻强见状这才收回视线,想了想后又吩咐助理,“你现在用工作室的号发个微博,把我们之前讨论的指导老师标准,发到网上去。”

  “就说我们要请的,是冠军队里等同c位的主将当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助理有些犹豫,“导,现在发会不会不太好?你之前那些话已经让人觉得你在针对苏茉了,要是不发这条微博,说不定后期我们还能往回圆,要是发了……”

  那就像是在大家正讨论“麻强是不是骂苏茉?不喜欢她?”的时候,正主直接跳出去,用力点头,掷地有声的说了句“对!”

  后期万一有合作,那可就麻烦了。

  “我知道你在顾忌什么。”麻强瞥了助理一眼后说,“我是不会和她这样的有合作机会的。”

  ……话还是别说太死好啊。

  助理硬着头皮劝最后一次,“导,苏茉好像本身就会围棋的,她之前还参加过他们学校举行的围棋比赛,得过双冠军,万一人家集训根本不是冲着纵横天下来的,那……”不是很尴尬吗?!

  麻强哼笑,“怎么可能不是。我们昨天还没在帝都呢,今天才和主创们碰头,一出来她在帝都棋院集训的事便传了出来,不就是想被我看见吗?”

  “不然她真的只是单纯的想学习围棋,c市就有棋院,专门跑帝都来做什么?”

  ……好像也有点道理。

  助理抓抓后脑勺,略带疑惑的点点头。

  “所以这种玩弄小聪明的人,我是绝对不会请的,你不用想那么多了。按我说的发!”麻强皱眉挥手。

  “那……好吧。”助理耸耸肩后,点头照做。

  只希望以后麻强不会后悔吧。

  反正他最近因为看灵之主,对苏茉印象还挺不错的。

  不觉得她是那种人。

  就在茉粉们怒气未消时,万万想不到麻强工作室居然又发了一条这样的微博。

  这下连苏茉粉丝群的粉头和站姐们都忍不住了。

  ……可恶,他们茉爹之前参加过一中的围棋比赛,得了双冠军的!

  这个麻强是不是太将自己当一回事了?

  你拍戏看的是演员符不符合角色,居然还带着有色眼镜看人,还什么“流量明星”?

  我家茉爹就算是流量明星又怎么了?!没吃你家大米!!

  你迟早要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!!

  骂完之后纷纷去苏茉微博下留言。

  茉爹!我们不挣那个麻强的钱!太气人了!他还真以为自己人见人爱呢!

  就是茉爹,你可一定要争气点啊!!但是……你为什么突然跑去帝都棋院集训了?不会真看上了麻强的剧吧?不要啊茉爹!你这样我会很失望的!

  爹!我们不吃他家的大米好不好啦!

  网上闹得沸沸扬扬,同样生气的还有白家。

  孙名眉气得叉腰站在那儿,硬是一口气喝光一杯水后才将水杯,重重的放回茶几上。

  而白盛柏也在一边背着手来回走,没一会儿后才顿住,扭头看向孙名眉说,“……不行!我给韦秘书打电话,直接投资这部剧,点名要他亲自去请茉茉来演!”

  孙名眉用力点头,对丈夫表达肯定,“打!”

  白羽在一边听了,扭头便见父母两人一副“立刻行动”的架势,在心里哀嚎了一声赶紧阻止两人,“爸、妈,你两就别添乱了。”

  “真要这样做,估计会让姐左右为难的。”

  “啊?”孙名眉听了扭头看向儿子,相当理直气壮,“怎么会,我们明明是在替茉茉教训那个麻强!”

  白盛柏连连点头,“对啊。我让他亲自去请茉茉拍戏。”

  白羽懒得和他两解释太多,直接一转手机,将刚才白盛柏的说辞,作为假设直接发到了苏茉粉丝群里,让茉粉们自己评价。

  “呐,你们自己看他们是怎么说的吧。”

  孙名眉和丈夫互看一眼,重新一起看向手机。

  只见“茉爹小弟”说:你们说,我要是动用关系,故意投资麻强,逼着麻强亲自去请茉爹演戏怎么样?

  啊这……虽然乍然一听很爽,但是……大可不必吧?资深茉粉说。

  其余茉粉也纷纷排队回复大可不必,看得孙名眉和白盛柏面面相觑。

  不等他们提问,白羽便拿过手机,回复了一个哈哈哈,我就突然幻想一下而已,便将这件事揭过。

  然后才将手机放一边,正色看向白盛柏两人,脸色一正后严肃开口,“爸,妈,介于你两才混娱乐圈,我今天就跟你们讲讲崩人设这个问题。”

  “???”白盛柏和孙名眉两人,两脸齐懵。

  ……什么东西?!

  虽然听不懂,但事关自家小棉袄,所以白盛柏两人便也重新坐下,认真听儿子给自己“科普”。

  “你说吧,我们听。”孙名眉说。

  白羽点点头后这才开口,“爸、妈,知道茉粉们最崇拜姐什么吗?”

  话音未落孙名眉迅速回答,“聪明听话,漂亮可爱,善解人意还很有侠义心肠。”

  说到最后孙名眉眼圈儿都微微红了。

  她又想到昨天晚上守在家里看电视,灵之主里茶小刀牺牲自己那一幕了。

  孙名眉哭得眼睛都肿了,这才取消了今天和唐太太她们的下午茶。

  “没错!”白盛柏立刻点头附和,“而且我家茉茉又会围棋又会象棋,还稳坐一中年级第一!”

  总之是他们引以为豪,十全十美小棉袄!

  白羽听了看着两人,幽幽开口,“……你们好像都没这么夸过我。”

  他好可怜。

  “哎呀快别说无关话题。”孙名眉随意的挥挥手后,看着白羽问,“小羽,我和你爸说得对吗?”

  “对也不对。”白羽回答,“这是你们以父母的角度看到的姐,但实际上,在茉粉心中,我姐除了又美又飒,成绩好是学神,好像什么都会外,她最重要的是嫉恶如仇的正。能。量。也就是妈说的侠义心肠。”

  “所以呢?”白盛柏疑惑,“这和我要替茉茉出头有什么矛盾?”

  “矛盾大了。”白羽说,“先不提外界现在都不知道姐是你们的女儿,白家的大小姐。就算是知道了,爸,你这样对麻强,绝对会被有心人说是仗势欺人的。说不定还会让不少茉粉失望。觉得姐和其他流量明星,也没什么区别。”

  “而且最关键的是,爸、妈。你们知道吗?姐现在是唯一一个被老师和家长,同时认可的明星!”

  就算苏茉从前有黑料,但也被人理解为“当初不走心,就是不想努力,就玩儿”的咸鱼而已。

  白盛柏和孙名眉似懂非懂,慢慢点头后说,“反正就是叫我别做多余的事呗。”

  ……哼。好气。

  白羽默默点头,“我们就别瞎参合了,免得越帮越乱,姐的经纪人不是在c市吗?相信他们会处理的。”

  “……行吧。”孙名眉叹气,失落得很。

  白盛柏见状拍拍孙名眉的肩膀,想起刚才白羽说的一句话,苦笑了一下说,“我现在还真想出点什么事,让外界知道茉茉是我白盛柏的女儿,到时候……哼,想骂她的时候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。”

  就是。

  孙名眉在一边重重点头,附和丈夫。

  就算那时候被人骂仗势欺人又怎么样?那是她的孩子,做母亲的护着自己的孩子不是理所当然,天经地义的吗?

  白羽其实也是一样的想法,看着父母这副为了苏茉,一致对外的模样,心里便替他姐感到暖暖的。

  顿了会儿后笑着开口,“姐现在估计还在集训呢,不如给她发消息?关心安慰一下?虽然……”

  白羽顿了下吐槽,“我不觉得姐会为了这个人生气。”

  这话还真没说错。

  甚至苏茉连这件事都不知道。

  最近这段时间,两院的老国手们都纷纷要和她对弈,苏茉哪有时间管网上那点破事。

  就连麻强这名字,也是通过施文昂才知道的。

  “麻强?”苏茉重复了一句,一脸困惑,“他谁啊。”

  “啊?”施文昂听到她这样说,人都呆住了。硬是顿了好几秒才回神追问,“老师,你真不知道他是谁啊?!”

  “……哪一院的老国手?”苏茉想了想又问。

  多亏最近被老国手们抓着下棋,现在苏茉能感觉到,自己无论是围棋还是象棋,都又有所提高。

  也难怪她会往这方面想了。

  不过这话出口,却让正在对弈的明闵行和茅庞,也没忍住齐齐笑了起来,颇为惊异的看向苏茉。

  尤其是茅庞,忍不住朝苏茉大吐苦水,“茉姐,你是不知道这两天跑我微博下,留私信的有多少。”

  说完便和明闵行一起,一人一句的将事情来龙去脉,一五一十的说给苏茉听。

  原来前两天麻强闹出来的事端,到最后不仅网友们知道了,就连两院都听说了。

  惹得两院院长同时发出冷笑,立刻正式下内部通知,明确苏茉在棋院为期十天的集训为赛前机密。

  这下直接约束了院内所有棋士,保证他们不会跟外界任何人说。

  要是谁不小心说出去,提前被其他国家的参赛者知道,并开始着手研究苏茉的棋谱,导致赛事出现不可判的特殊情况。

  那按棋院规矩,直接以泄露赛前记大过处分,一年内不许参加定段赛和省级含省级以上的公开赛。

  所以,哪怕蹲在棋院门口,脚都蹲麻了的娱记们,依旧不知道苏茉到底是为什么会在棋院内的。

  这谁敢说出去啊!

  只是苦了明闵行和茅庞。

  他两是早就订好,确定会出战亚洲围棋青年赛的成员,明闵行四段,茅庞五段。

  所以虽然现在还差一位,娱记们也并没往苏茉的身上想。

  毕竟一个是明星,一个是围棋界的国际比赛。差得也太远了。

  因此娱记们现在都认为,茅庞便是那位,会以主将身份,参加亚洲围棋青年赛的c位担当。

  在棋院门口堵不到人,便一窝蜂的跑去他的个人微博下留言、私信。

  气得茅庞不得不做出回应。

  你们闭嘴!我不是!我没有!你们别胡说!我是副将!

  那谁是呢?茅棋士?网友们好奇发问。

  总之……大家走着瞧吧。

  茅庞丢下这么一句话后,便丢下个“忙着呢,别来烦我”的图片,掉头就跑。

  ……哼,可不是走着瞧嘛。

  他们茉姐,现在是两院的宝贝,你麻强算什么东西,还真以为谁稀罕你那破剧啊!

  茅庞其实心里气得很,要不是因为院里下了通知,他早和明闵行他们冲上去把这个麻强,从头辱骂到脚了。

  吃喝住都在棋院的茅庞能打着闭关的旗号躲开娱记,但每天要回家的教练,狄枢就不行了啊。

  所以娱记们总算蹲点到了娱记,询问他对茅庞这样回答,有没有其他的看法,尤其是麻强导演说的豪言壮语,他要请冠军队的c位担当这件事。

  狄枢想了想回答,我最近学会了低调和谦虚,我想过不了多久这位导演也能学会的。作为一个过来人,到时候我如果他愿意来找我,那我也会毫不吝啬的,跟这位麻强麻导演交流一下心得的。

  我能说的就这么多,总之……希望麻强导演过段时间还能这么自信。

  镜头前的狄枢说完这话后,便冲娱记点了点头,随意的挥了下手转身离开。留下娱记在镜头外诧异的喊着狄教练?教练,再说两句嘛。

  从娱记的语气中,就能让人感受到他此刻一定满脸疑惑。

  不仅是娱记满脸疑惑啊,就连网友们也一样。

  只有明闵行和茅庞他们,才明白狄枢这话里有多少辛酸和经验之谈。

  都是血泪的教训啊!!

  你们这些人,猖狂是因为没遇见苏茉啊!

  这小姑娘她不仅记仇,最关键的是,她是真的有本事啊!!

  总之……不要招惹她!!

  狄枢就差对着镜头这样咆哮了。

  当然,好在院内提前下了通知。

  至于那位麻导演嘛……

  还是太年轻了。

  过来人狄教练,一边想着,一边背着手摇头晃脑。

  等明闵行将视频给苏茉看完后,一边重新收好手机,也一边摇头晃脑的发出感慨,“我想棋院一定有不少人,看见教练这个视频后,都会和我们一样感到吃惊的。”

  狄枢!围棋院出了名的拉仇恨值高手。居然有一天学会了谦虚和低调!

  而且他还会反省了!

  这简直堪称奇迹。

  当然给狄教练,上了人生重要一课的,自然是苏茉了。

  不亏是茉爹。

  明闵行和茅庞彼此互看后,齐齐冲苏茉竖了大拇指。

  就在两院众棋士,都被苏茉的棋艺折服,相续沦为“苏茉专属夸夸群”成员时,

  位于两院之间的体育馆内,国乒志愿者娄峰,正躲在换衣间一边偷懒,一边给女朋友打电话。

  你今天要到苏茉的签名了吗?女朋友的声音至电话那头传来,有些埋怨,我班上同学都问我的第二次了。

  “还没呢。”娄峰安慰女朋友,“这两天都没看见她的人影,而且不知道怎么的,以前还能去象棋院或者围棋院,现在到了院里小门那儿就被拦了。严防死守的,跟有什么机密似的。”

  那怎么办啊,他们给的钱我都花了。女朋友在电话那头跺脚,万一、万一没要到怎么办。

  “怕什么。”娄峰满不在乎的说,“就像以前一样,我签给他们啊。”

  这……会不会出事啊。女朋友有些忐忑。

  娄峰在体育馆当了一年多的志愿者,老是在学校吹嘘自己今天又遇见哪位国乒选手了,明天又看见了来找朋友的篮球队队员。

  总之体育界能排得上名号的运动员,他已经见过大半。

  甚至还吹嘘自己见过不少外国选手。

  渐渐的,便有某些运动员的粉丝,希望他能给自己带个签名。

  当然是在不打扰偶像训练的前提下,实在不行就算了。

  娄峰就利用这点做起了“生意”。

  而一张“签名”的价格,也从最开始的小打小闹,到后面逐渐水涨船高。

  尤其是某些运动员夺得世界冠军后,娄峰甚至敢将价格开到五位数。

  他和他女朋友,因此小日子过得特别滋润。

  时常去许多地方旅游,打卡。甚至故意参加一些比赛,等拿到挨在一起的报名数字后,拍个照、打个卡就走。

  至于比赛?

  当然是弃权啊。

  只可惜他们今年去c市想打卡全国跳绳比赛的时候,居然被一女的给阻止了。

  遗憾。

  现在女朋友会开始担心,也不是没道理的。

  以前娄峰还能要到一些真签名,然后自己拍照打印出来,跟着练后也能以假乱真。

  而且真假参半,总比全假要让人安心些。

  但自从一个月前下了规定,不允许任何人借职务之便打扰运动员训练,甚至要签名、合照等后,娄峰就只能自己偷摸着给假签名了。

  导致娄峰这一个多月来,都不敢像从前接那么多单,只零星的给一些,还必须得神神秘秘的告诉人家,都是自己偷偷私下找的运动员,别说出去,不然被人知道了,你们偶像训练期间做这些,是要受罚的。

  拿捏了粉丝们的心态,倒也没出什么事。

  可早就大手大脚惯了的两人,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由奢入俭呢?

  正苦恼时,苏茉在棋院的消息便传开了。

  立刻便有不少茉粉找到娄峰的女朋友,央求她一定替他们要到茉爹的签名。

  女生恰好最近手头紧,又有自己特别想要的奢侈品,原本还有些犹豫,但娄峰却知道了这件事,爽快的拍着胸脯说“没问题”,收了那几人的钱。

  谁知道到现在都没看到人影。

  这让娄峰逐渐不耐烦,才说干脆像从前一样他随便写个算了。

  现在听女友担心,娄峰便宽慰电话那头的她说,“放心吧,只要我两不说,一定没人知道的。不过……”

  娄峰皱了下眉,“这个苏茉好像不怎么给人签名,我都找不到她的签名。”

  那我帮你找。女朋友自告奋勇。

  娄峰听了笑着点头,“好。不过实在找不到就算了,我到时候随便写个,相信他们也不会发现的。”

  嗯。

  两人又说了两句,娄峰见自己躲在更衣室的时间比平时太久了一些,抬头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,赶紧挂断了电话。

  出了更衣室后站在门口,一边左右看,一边清请嗓子。

  就怕自己偷懒被人发现了。

  见周围没人,娄峰这才溜达着回到自己的岗位上。

  还没走近便看见原本属于自己的活,另外一名志愿者正在干。

  而且已经替他收拾得差不多了。

  娄峰见状赶紧小跑过去,满脸笑容的接过手,连声道谢,“哎呀,学妹,怎么又让你来做了呢?来来来,我自己来做吧。”

  被喊学妹的志愿者听了,看向娄峰皮笑肉不笑的回答,“我也不想做,但是运动员的球都要打完了,掉了满地没人捡,我只好过来帮忙了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娄峰一脸愧疚,捂着肚子满脸为难,“这个……我不知道又吃坏了什么东西,所以……哎,对不起对不起,学妹,你下次就别管我,放这儿就好。等我回来自己弄。”

  学妹听了忍不住“呵呵”了两声。

  她是为了娄峰吗?!还不是因为运动员快没球了!

  ……最烦这种偷奸耍滑的人。

  想到这儿学妹又看向娄峰,语带讥讽,“学长的肚子比我们女生还娇气,来这儿工作,十次有九次闹肚子,要不你找个时间去医院看看?别憋着,万一拖成大病那就不好了。”

  偏娄峰脸皮厚,跟早就习惯了学妹的嘲讽一样,完全无动于衷,就像是根本没听懂她的言下之意。甚至还笑眯眯的带着一脸认真回答对方,“没事没事,我就是吃得太凉或者太辣就会,没什么问题的,学妹,谢谢你关心我啊。”

  娄峰顿了顿又说,“你可真是个女孩。”

  这话真是把女生恶心坏了。

  怎么有娄峰这么不要脸的人啊?!

  她气得“哼”了一声,将捡到一半的塑料篮直接往一边乒乓球台重重一放!转身离开。

  娄峰见了,轻松的耸耸肩后将篮子又自己拿回来,一边继续一些零星的收尾工作,一边哼着小曲,一副轻快模样。

  等到了时间,学妹都已经离开了,娄峰却还在那儿,一副忙碌的样子。

  一些人见了便冲他打招呼,“娄峰,都到点了还不回去啊?”

  娄峰扭头看去,见是一位已经退休,但偶尔会来体育馆转一圈的老教练,赶紧站好冲对方喊“教练。”

  顿了下又憨厚的笑了笑说,“反正回学校也没事,这儿帮着再收拾一下,这样等大家训练完能轻松点,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  老教练赞许的点点头,“好孩子,等我碰见馆长一定跟他好好表扬表扬你,到时候让他转告你们学校,给你多加点分!”

  “这怎么意思呢教练,我来当志愿者又不是为了这些。”娄峰不好意思,连忙摆手。

  “哎呀,知道你这孩子是想圆自己没成为一名运动员的遗憾,以前你就跟我说过了。”老教练随意的摆摆手,“不过啊,这该该奖励就要奖不是?不说了,我不耽误你时间了,走了。你忙吧。”

  “哎!好,教练您慢走啊。”娄峰看着老教练的背影,直到不见踪影后才收了刚才的老实,吹着口哨继续慢吞吞的在一边磨洋工。

  他运气还真不错,原本想着故意留晚点,能不能遇见也许会来打几场乒乓球,活动一下的苏茉。结果居然遇见了老教练,还答应替自己说话,多加点学分。

  简直就是意外之喜。

  娄峰好不容易混到体育馆来当志愿者,就是冲着能多拿点学分来的。

  正想到这儿时,时不时朝大门张望的娄峰,突然视线一顿,恰好看见几人一边说笑一边进门。

  一看就不是国乒的人,而且……他们中间还有个带着口罩和鸭舌帽的女生!

  是……苏茉?!

  娄峰惊喜得不得了,他这运气也太好了吧!

  居然还真让自己碰见正主了。

  另一边,茅庞正冲苏茉发出战书。

  “茉姐,棋我暂时下不过你,但是打乒乓球我可不一定会输给你哦。”茅庞挑眉看向苏茉,一副挑衅的小模样,“不如我们打一局?”

  明闵行听了忍不住笑着吐槽他,“你可拉倒吧,连我都打不赢,还想挑战小茉?”

  说完扭头看向苏茉说,“小茉,不如我们来一局?”

  明闵行竖起大拇指,骄傲的指指自己又说,“两院争霸赛,我可是我们院的主将。”

  施文昂听了忍不住在一边捂着嘴偷笑。

  明闵行口中的“两院争霸赛”,就是两院的老国手们,为了争取苏茉当天是能在象棋院和大家切磋象棋,还是去围棋院下围棋举办的。

  作为围棋院的主将,明闵行最近对自己的球技特别自信。甚至觉得只要对手不是国乒,他都没问题。

  倒是苏茉,就没见她打过乒乓球。

  现在等明闵行说完后,施文昂才憋着笑出声吐槽,“闵行哥,你不会以为我老师没在你们面前打过乒乓球,就不会打吧?”

  ……咦?!

  这话好有道理。

  明闵行立刻看向苏茉,一脸紧张的问,“小茉,你会打吗?”

  苏茉摇摇头,“不是很会。很久很久没打过了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明闵行不敢大意,“你还记得你上一次打是什么时候吗?”

  “不太记得了。大概……”苏茉认真想了想,“小学吧?”

  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明闵行扶着胸口大大的松口气,然后重新睁开眼,认真又严肃的看着苏茉,大声说道,“小茉!今天就让我们用乒乓球一决高下吧!”

  话音刚落,茅庞在一边大叫,“闵行你卑鄙!”

  “胡说。我这叫有战略!”明闵行抬着下巴,做嚣张状。

  四人就这样说笑着朝距离最近的乒乓球台走去。

  此时体育馆已没多少人,所以娄峰殷切的率先拿着球拍等物,满脸笑容的朝苏茉快步走近时,明闵行三人一下子就留意到他了。

  立刻自动自发的挡到苏茉面前,不让娄峰靠近。

  并没发现,苏茉在看清娄峰时,微扬了眉。

  “你是……这儿的志愿者吧?”明闵行朝娄峰别在胳膊上的红章看了一眼,又看向他微微颔首,礼貌又疏离,没半点平时和苏茉他们打趣的模样。

  “辛苦了,快下班吧。我们自己锻炼就好。”

  “不辛苦不辛苦。”娄峰一边连声回答,一边将乒乓球拍递给明闵行,越过他看向苏茉,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,小声又腼腆的开口。

  “那个……苏茉你好,是这样的。我女朋友是您的忠实粉丝,就……我也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你。她真的很喜欢你,而且再过两天就是她生日了,能不能……请你给她签个名啊?”

  明闵行两人是知道苏茉答应过狄枢,这段时间不给任何人签名的。

  但……这个志愿者是为了他女朋友,好像……也不是不可以迂回?

  不过答不答应,还得看苏茉自己才行。

  所以明闵行想到这儿后,扭头看向苏茉问,“小茉,你说呢?”

  苏茉听了,不疾不徐的往前踱步。

  明闵行见状便侧身让开路来。而娄峰也激动得不行,连忙掏出随身携带的笔和笔记本,递给苏茉。

  苏茉垂眸看了眼递到自己面前的东西,却没伸手接的打算。

  正当娄峰疑惑时,苏茉便掀了眼皮子看向他,眼里有些似笑非笑问,“你叫……”

  “哦,我叫娄峰。”娄峰赶紧回答,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,“看我,没想到真的会遇见您,居然激动得都忘记自我介绍了。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  苏茉随意的点点头,又问,“我看你年纪不大,你是大学生吗?”

  “对,我是x校的大三生。我、我女朋友也跟我一个学校,一个系的。”娄峰不好意思的说。

  表现得很喜欢他女朋友,就差一口一个“我女朋友”的句式了。

  “哦。”苏茉点点头,却依旧没接笔的意思。

  娄峰见了忍不住出声催促,“苏、苏茉。您看这签名……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事先答应过不在棋院,给任何人签名。”苏茉冲他微微点头后,便打算绕过他。

  谁知道才微微侧身,娄峰便立刻跟着移了点位置,继续堵在苏茉面前,脸上表情带了点儿苦苦哀求的意思,“苏茉,麻烦你了,我女朋友马上就要过生日了,我真的很想送她一份非常珍贵,有纪念意义的东西。”

  “她是您的铁杆粉丝。你就……看在她是你粉丝的面子上,给她签个名吧。”

  娄峰说着,微上前一步,居然想将笔硬塞到苏茉手里。

  明闵行在一边见了,原本对他有那么一点儿好感的,现在也瞬间烟消云散,眉头一皱就赶紧伸手挡住娄峰。笑着“哎哎哎?”了几声。

  对他好声好气,“这事我可以给她作证,她确实是答应了人,不在棋院内给人签名的。所以……娄峰是吧?这早就过了下班时间了,你还是快回去吧。免得回去晚了你女朋友担心。”

  比起明闵行,同样护着苏茉的茅庞和施文昂,脸上表情就没明闵行那么好看了。

  两个少年皱眉瞪着娄峰,满脸不高兴。

  只觉得这人真烦。

  “可、可是我女朋友马上就要过生日了啊。她还是苏茉的粉丝……”娄峰不死心,隔着明闵行朝苏茉张望。

  话才说到这儿,苏茉懒洋洋却清冷的声音便再次传来。

  “我是不会给你这种人签名的。”

  “再说了,你女朋友生不生日,和我有关系吗?”苏茉冷淡开口,“硬拉着我做什么文章。”

  娄峰一呆,似乎没想到苏茉会这样回答自己。

  还没想好其他说辞时,苏茉已伸手拍了下明闵行的肩膀,让他让开后,和娄峰重新面对面。

  看着他似笑非笑的又补充了一句,“怎么?名胜古迹、比赛现场都打卡完了,现在改成收集明星签名了?”

  这话出口让娄峰心里“咯噔”一跳,猛的朝苏茉看去。

  觉得她这话里有话,而且……总觉在哪儿听过类似的。

  但不等娄峰想出个头绪,便听苏茉看着他又说。

  “不签。我不给连尊重两字都不懂的人签名。”

  “还有。”苏茉双手抱肩盯着娄峰说,“虽然我才来棋院,但要是没看错……一个月前院内就下了规定,不允许在这儿找人要签名吧?免得打扰到选手的训练?”

  “这个通知你没收到吗?”苏茉看着娄峰,故作疑惑,“x校大三学生娄同学?”

  娄峰瞪大眼看着苏茉,丝毫不怀疑,她叫住自己的学校、年纪和全名是在威胁。

  最后还是明闵行出面,勉强缓和了气氛后,劝走了娄峰。

  等他离开后,才看向苏茉一脸不解,“小茉,你怎么知道院里有这个规定的?”

  “哦。之前有瞄到一眼。”苏茉回得很随意,却让听的人忍不住一呆。

  “瞄……一。眼。”明闵行呆了半响,回神后快步追上已经往前走的苏茉,急忙开口,“小茉,你不会真的什么都会吧?”

  就瞄了一眼你就记得了?!

  “怎么可能。”苏茉莫名,“我不会的多了去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他们不信!

  苏茉扫过三人的脸,耸耸肩,“……随便你们怎么想吧。”

  而另一边,大步出了棋院的娄峰,又快步走出好一段路后,这才停下脚步,扭头瞪向棋院的方向。

  “……有什么好得意的,说到底不就是个戏子吗?!”

  娄峰咬牙切齿,一个戏子也敢威胁他!

  作者有话要说:娄峰和他女朋友,就是之前苏茉去参加全国跳绳比赛,插队打卡那对情侣,在第38章。

  晚安

  小仙女的营养液x30我膨胀了的营养液x30秋日暖阳的营养液x20阿珂的营养液x16水鹜连天的营养液x5迷嗷的营养液x5小小虫的营养液x2

  づ ̄3 ̄づ╭

  (https://www.xszww8.net/html/129/129841/68645920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szww8.net。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zww8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