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中文网 > 真千金回来了 > 第 97 章 第 97 章

第 97 章 第 97 章

  正当娄峰气冲冲的回x校时,女朋友的电话又打了过来。

  娄峰接起,没好气的“喂!”了一声,吓得电话那头呆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开口,小峰,谁惹你生气啦?

  “还能有谁?!不就是那个苏茉嘛!”

  啊?你遇见她啦?!那签名……女朋友惊喜。

  “别提了。”娄峰皱眉打断她的话,“人家根本不签!大牌得很!”

  顿了下只觉气愤难当,又骂了一句,“妈的不就是个演戏的吗?!以前还那么多黑料,她拽什么拽?一个戏子,靠爬床上去的东西,还真以为谁稀罕她一个签名了。”

  小峰,别气了别气了。女朋友赶紧连声安慰,顿了顿后又很犯愁,那……那几个人该怎么办啊。

  他们提前收的钱都已经花出去了。

  “怕什么。”娄峰现在在气头上,说话也硬气得很,“等我回来自己签!那些人那儿认得出来。”

  那……好吧。女朋友怯怯。

  这种时候她也不敢和娄峰大小声,不然等他回来后,受苦受难的就是自己了。

  看样子自己等会儿得小心些,千万别再惹娄峰生气。

  女生一面这样想着,一面小心翼翼的挂断电话。

  而娄峰这边也终于上了公交车,找位置坐下后越想越气,干脆登陆自己的微博,发了条新消息。

  也不多说,就几个字。

  哎,幻想破灭。原本挺喜欢她的,没想到好不容易见到本人后,居然那么跋扈嚣张。失落失落

  娄峰性格虚荣又爱自夸,时不时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“日常”,日积月累也有五六万的粉丝。以为他家庭很好,是个富二代。

  对于这点娄峰不仅不否认,还几乎默许了自己的人设。

  更加卖力的营造。

  而他在某重要体育馆当志愿者的事,长期看他微博的网友也都知道。

  虽然娄峰从来没说过他具体在哪家体育馆,甚至还故作神秘的,在许多网友询问时,才勉强说了个“保密”两字。

  但很多网友都猜他应该是在经常有国家队出入的体育馆,当志愿者。

  所以现在听娄峰这样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,立刻让不少网友瞬间来了兴趣,纷纷留言问娄峰说的这个“她”是谁?

  不会是……才从热搜上下来的苏茉吧?!

  这可就刺激了。

  娄峰看着不断增加的评论,得意的笑了下后故意没立刻回,直到下了公交车,这才站在站台处又故作惊讶的更新了一条微博。

  ?!刚才去忙其他事了,回来看见后台那么多私信和评论,吓了我一跳。差点以为自己要火了笑哭、笑哭,总之大家不要猜啦,我在的地方不好说太多的,只是想通过我自己的个人经历多说一句吧?网络上很多东西都是假的,是别人想让你看的东西。

  但大多数都是人设而已,就像我这次……哎,不说了,我是真的真情实感的欣赏过她,也以为她和其他人不一样,是真实的。现在看来……也就一回事。总之大家引以为戒吧。我今晚要吃个牛排,开瓶红酒,以此来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。

  娄峰噼里啪啦将这些发上去后,得意哼笑了一声后,带着报复了苏茉的一点快意,也不急着立刻回去,干脆坐在椅子上,立刻转到贴吧,以匿名旁观者的角度,又添油加醋的将这事说了一遍。

  看着不断增加的阅读量和留言,这才收了手机,朝x校的方向走去。

  而此时,网上已经因为他说的,逐渐掀起对苏茉的新舆论。

  无独有偶。同一时间,沉寂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马澄虹,竟在接受网络主持人的直播采访。

  “澄虹,很谢谢你肯接受我们的采访。”主持人看着马澄虹,正派又善解人意的继续往下说,“因为我们知道,其实这段时间你也过得……不那么容易。”

  马澄虹笑了笑,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点头后才又重新抬头看向主持人,眼神坚定又诚恳,“事情总会过去的,而且……我相信有些事,随着时间的推移,真相终会大白。”

  主持人默默点头附和,那模样就想知道什么内情,所以对马澄虹报以同情,但又碍于压力,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她的无声支持一般。

  看得直播间的网友,有疑惑的也有骂的。

  啊这……不会有什么反转吧?马澄虹的意思是不是说苏茉……?

  什么反转啊!想洗白自己当然要拉一个人下水了!这个马澄虹,我还以为她被经纪公司雪藏,就次滚出娱乐圈了呢,没想到才安静几天啊。居然又蹦跶出来了,真是阴魂不散。我就想知道是哪家经纪公司又和她签约了,好让我拉黑名单谢谢。

  1,当初在浮生半日里,那可是直播。镜头也许节目组会乱剪,但她马澄虹当初说的那些话,后期可添不上去吧?怎么?正当我们都是金鱼。记忆只有七秒钟,觉得现在风平浪静,又出来咬着我家茉爹不放啊?麻烦不要越级碰瓷谢谢!

  糊咖事多。

  直播间大部分都是对马澄虹的各种谩骂,甚至攻击那些说也不用这样骂人家吧?的网友,逐渐便惹得网友们反感,觉着茉粉太过分了。

  仗着自己人多欺负人。

  却不知道这些所谓“茉粉”,实际上是雷运凡替马澄虹安排的水军假扮的。

  苏茉粉丝群的粉头和站姐们一看不对,立刻到各自的群私下问,确定不是自己群的茉粉,甚至大部分茉粉都不知道马澄虹在接受直播采访后,立刻明白这又是一次针对茉爹的阴谋。

  赶紧给众茉粉们打过招呼,不许他们去直播间骂战等,立刻集结“墨粉”们,开始有条不紊的交代各自的任务。

  开玩笑,当年她们自己黑茉爹的时候,这些假扮茉粉的水军们,还不知道在哪儿玩泥巴呢!

  总之苏茉超话、粉丝博,全部澄清一次。

  另外带话题度,别让人浑水摸鱼。

  就在这时,苏茉群里炸锅了。

  啊啊啊!你们快去直播间!!

  一茉粉喊了一嗓子后,便没了这踪影。任凭其他人如何圈她都没再出来,估计注意力都在直播间上,没看群消息吧。

  也因为这样让众茉粉们更加好奇,纷纷点进直播采访间。

  恰好看见主持人一脸震惊,睁大眼瞪着马澄虹结巴开口,“澄、澄虹,你刚才说什么?!”

  “?”马澄虹疑惑了一下,看着主持人反问,“我说什么了吗?”

  “你刚才说……”主持人迟疑了一下这才又开口,“之前你和苏茉一起参加综艺节目我的漂亮姐妹,节目的赞助商白总……亲自有到彩排间?而且还去看了苏茉她们那组的彩排?!”

  “是啊。”马澄虹笑着点点头,顿了顿后又说,“后来导演还让我送白总去休息室,不过苏茉也跟上了。”

  她说到这儿耸耸肩,顿了一下又似才想起什么,笑着拍了下手“哦”了一声说,“我想到一个趣事。”

  “那个时候白总不是还赞助了全国跳绳比赛吗?我记得那个时候……白总问苏茉,对那代言有没有兴趣。好像只要她肯点头,代言就是她的一样。”

  “后来呢?!”主持人积极追问,人都没忍住微微向前倾,眼睁大看着马澄虹。

  “后来……”马澄虹回想了一下笑着说,“苏茉说没什么兴趣,不过真不知道找谁代言,那就找窦怜吧。没想到第二天,窦怜就收到了代言合同,你说这事巧不巧。”

  马澄虹笑呵呵的说着着件“趣事”。

  但正在看直播的网友们却半点都笑不出来。

  这……马澄虹的意思,难道是说……苏茉背后的金主就是白氏的白盛柏?!

  我不信!!!有茉粉崩溃大喊。

  同一时间,#苏茉和白氏关系扑朔迷离#的标题,登上热搜。

  加上就在前不久,娄峰的“爆料”,苏茉潜规则被正式推到风口浪尖上。

  娄峰在自己微博发的那两条微博,以及贴吧的匿名正义路人,内容统统被截屏。

  苏茉迎来翻红后,最大的一次危机。

  而不少茉粉也开始心浮气躁,开始因为马澄虹说的话,犹豫不定。

  结果和坚信苏茉的茉粉大吵一架,不少人不欢而散后选择退出粉丝群。

  同一时间,正在开车的王兴,接到电话。

  一看手机屏幕,不是自己主编又是谁。

  王兴!大新闻!你赶紧赶去白家!!

  王兴才接通电话,连“主编”两字都还没出口,那头便先一步传来了他异常兴奋的声音。

  “白家?”王兴惊了一下,忍不住又重复了一次,“主编,你是说白氏?!”

  对!就是白氏!白盛柏!主编在那头兴奋得已经从座位上站起身,激动的来回走,刚才马澄虹在直播采访里爆料,说当初她参加漂亮姐妹的时候,苏茉一句话就替窦怜争取到了白氏的代言。一句话啊!!

  他们之间肯定有关系!王兴,你赶紧去白氏,晚了就被其他人抢先了。抓紧时间啊王兴!

  “主编,我觉得这件事还要再看看,说不定这中间有什么……”

  王兴!他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主编打断。电话那头的语气很是不悦,你怎么回事?!我们要的是流量,事情真假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!总之你赶紧过去,别耽误时间了!

  说完不等王兴再说什么,电话那头的主编“啪”的一声结束通话。

  王兴叹口气,先找个地方将车停下来后,皱眉坐在那儿,手指点了点后才拿起电话,给诚联娱乐的何佳打过去。

  大约响了有近一分钟,何佳才接起电话。

  王兴留意到那边声音嘈杂,似乎聚集了许多人。

  “何佳,你在白氏?”王兴听出点什么后问。

  当然了!何佳拿着电话,一边努力往前挤,一边冲王兴高声,有什么事赶紧说,我还忙着给苏茉做个连环报道呢!

  这话出口王兴立刻明白何佳的意思,眉头微皱后又出声劝她,“何佳,我之前不是提醒你,尽量别去招惹苏茉吗?怎么你……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何佳的嗤笑声,很是不屑。

  王兴,你还真是被苏茉那丫头给教训怕了呢。不过你怕了我们却没有。何佳轻蔑开口,大家当娱记也这么多年了,这么语重心长倒也大可不必。

  不过有件事我先跟你说清楚,之前给你的那两张照片,你得等我发了,你才能发。何佳说,顿了顿后看见白盛柏的身影,在周围同行们大声喊着“白总跟大家说两句吧!”时,冲王兴快速喊了句行了我不跟你说了,白盛柏出来了!

  便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  王兴没想到何佳那么执着,一定要报当初和苏茉打赌输了,让他们学狗叫的仇。

  摇摇头后便不打算再管何佳。

  反而是想着自己的事。沉吟片刻后王兴拨通了赵玲的电话。

  “喂,赵经纪。我有点事想和你说。”王兴开口,“是关于苏茉和白盛柏,白总的。”

  他顿了下又补充,“……是照片。”

  你到这个地址来。我们当面谈。赵玲沉默了几秒后,语气淡淡的开口。

  除了白氏被娱记围住,就连一中的门口也集聚了不少娱记。

  开玩笑,这所学校里除了苏茉外,白家大小姐白月儿,还有少爷白羽也在这儿就读。

  听说白月儿和苏茉还同班过一段时间,简直堪称修罗场啊!

  这事太大,加上一种茉粉众多,尤其是高一和高二,几乎百分之八十都是。

  哪怕现在还在上课,但也已经迅速在学生之间传开。

  所以白月儿课才上到一半,便被班主任袁老师叫了出去。

  “提前放学?”白月儿不解的看着袁老师,“为什么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袁老师支吾,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最后只能含糊了一句“总之……你回去后就知道了。”

  说完顿了顿,催促白月儿,“总之白同学,你赶紧回教室收拾东西吧。你弟弟那边,他们班的班主任也已经通知过了。”

  白月儿不明就里,但还是点头转身回了教室。

  等收拾了东西,趁班主任离开后,立刻拿出偷藏在书包里的手机,一下子便明白了过来。

  ……苏茉,你真是活该。

  白月儿将手机收好,得意一笑。

  不过……自己要不要帮帮她呢?

  白月儿眼底带着阴毒。

  等白月儿离开没多久,一中下课铃便打响。

  几乎是立刻,学生们便离开座位朝自己的同伴跑去,压低声音震惊又不敢置信的开口。

  “你看见了吗?!”

  “看见了,但是……假的吧?”

  “可是我觉得是真的也,因为这样就能解释,为什么之前白学姐那么针对茉爹了。原来是因为……”

  “呸!”

  另外一人还没说完,便被同伴嫌弃的表情打住。

  同伴白了她一眼后一脸恶心,“你还叫她茉爹?!你不会是还想粉这种人吧?”

  “可、可是现在只是娱记们的一面之词,并没有任何证据啊。”那女生结巴开口,但自己也有些心虚拿不准,“如果她真的是那种人,不用你说,我第一个脱粉!”

  这还差不多。

  同伴白了她一眼,双手抱肩,又皱眉开口,“我也不希望是真的,但是如果是……哼,那就太恶心了。”

  对方都是可以当她爸爸的人了!

  这些议论不仅是高一、高二,就连高三也有人在说。

  雷静珊趴在在走廊栏杆上往楼下看,目之所及都能看见交头接耳的人,忍不住勾了下嘴角,笑了笑。

  汤小玉和贺千就在她身边,尤其是汤小玉,偷摸着拿了手机刷微博,一边摇头,一边“啧啧”称奇。

  看了好半天的八卦,才扭头看向雷静珊两人,笑嘻嘻的兴奋开口,“静珊,你哥哥这招可真厉害。”

  一边说着一边冲雷静珊竖了大拇指。

  雷静珊得意一笑,伸手捋了下头发,一边自傲开口,“从小我哥就最疼我了。这个苏茉,不仅跟我叫板,还敢跟我哥叫板,不给她点教训,她还真以为自己能在娱乐圈呼风唤雨呢?”

  “就是。”汤小玉立刻点头附和,“谁不知道真正能在娱乐圈呼风唤雨的,是雷大小姐你啊,苏茉?她算什么东西。”

  汤小玉说到后面,满脸得意的轻哼了一声。

  很是狐假虎威。

  等回神后才发现贺千一直站在一边没说话,便扭头看向她满脸疑惑,“贺千,你在那儿发什么呆呢。”

  雷静珊听了,也扭头朝她看去。

  贺千这才回神,看向两人后缓缓摇头,脸上表情有些迟疑。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
  没什么?这表情哪儿像没什么的样啊。

  汤小玉八卦心一起,“哎呀”了一声立刻走到她旁边,扭头看着贺千,好奇催促,“你这样子哪里像没什么的,到底是有什么事别憋在心里,快说说,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你拿拿主意。”

  贺千听了都懒得看汤小玉。

  都混一起那么久了,哪里不知道汤小玉就是想听八卦而已。

  见贺千扭开脸不看自己,汤小玉立刻嘴一嘟,看向雷静珊。颇为不满的跺脚告状,“静珊你看,她都不领情!”

  “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。”贺千瞥了汤小玉一眼冷冷开口,“你其实想什么当我不知道呢?”

  “你……”汤小玉语塞。

  雷静珊见状直接出声,打断汤小玉的话问,“贺千,你说。”

  贺千见雷静珊开口了,这才微皱着眉头开口,“静珊,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我们去宴会,想教训一下苏茉的事吗?”

  雷静珊点了点头,汤小玉也在一边插嘴,“当然记得啦,这事又没过去多久。再说了……”

  她看了贺千一眼,阴阳怪气的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们又没老年痴呆,你说是吧静珊。”

  最后一句话汤小玉是看向雷静珊问的。

  可惜雷静珊充耳不闻,只微皱了眉头看向贺千,一脸疑惑,“你怎么突然提这件事,是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汤小玉在一边见雷静珊不理自己,这才讪讪的闭了嘴,也看向贺千。

  等她下文。

  “那……”贺千迟疑了一下又问,“你们应该还记得,后来来的那两位太太吧?”

  “当然……咦?!”汤小玉脸上的理所当然,突然因为想起谁后呆住。随即回神后立刻扭头看向雷静珊,有些忐忑的喊了声“静珊”后,犹疑不决的又问了一句,“苏茉不会……真的和白家有什么关系吧?”

  贺千现在提醒,雷静珊两人才想起来。当初宴会上来给苏茉解围的,一位是唐太太,还有一位……

  便是白太太孙名眉!

  雷静珊抿了唇一言不发。

  她现在也有些忐忑了。

  “静珊,这件事……”贺千看着雷静珊,带着期许开口,“你应该提前告诉你哥哥了吧?”

  话音未落雷静珊猛的抬眼,恶狠狠的瞪向贺千,气得跺脚,“你怎么不早点说!”

  贺千被她吼得缩了下脖子,呆了下才结巴回答,“我、我也是刚刚才想起啊。”

  汤小玉听了脸上有些慌乱,左右看看后,最后将视线集中在雷静珊脸上,急忙追问,“静珊,你跟你哥哥说了吗?”

  “……”雷静珊抿紧了唇,半响后才闷声吐出两字:“……没有。”

  要不是贺千现在说起,她也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件事。

  这个答案一出口,汤小玉直接拖长了音“啊?!”了一声,慌得不得了,看向左右后完全乱了方寸,“那、那现在怎么办?”

  万一这个苏茉,真的和白家有什么关系……

  汤小玉打了个寒颤,不敢再往下想。

  飞快的朝脸色同样难看的雷静珊看去。

  她和贺千两家就不提了,即便是雷家,对上白家也得脱几层皮!

  “静、静珊?”汤小玉忍不住又喊了一声。

  “喊什么喊。”雷静珊现在也慌得很,直接将气出在汤小玉身上。吼了她一句,让汤小玉乖乖闭嘴后,这才皱着眉喃喃开口。

  “现在……我们只能希望苏茉和白家一丁点儿关系都没了。”

  而孙名眉那次为苏茉出头,不过是单纯的“路见不平”罢了。

  但……

  事实真的能如她们所愿吗?

  “妈妈?!”

  白月儿没想到孙名眉居然会在车上,诧异了一下。

  但一想到她是专程来接自己的,便忍不住面露惊喜,坐上车后立刻开心的挽了孙名眉的胳膊,亲昵的靠着她。

  冲孙名眉笑,“妈妈,没想到您居然会亲自来接我。好开心啊。”

  孙名眉没说什么,只扯了个笑,拍拍白月儿的手当是回应后,便对司机开口,“开车吧。”

  司机点头照做。

  倒是白月儿,见白羽不在车上后赶紧看向孙名眉说,“妈妈,小羽还没来呢。”

  “他已经先出来坐车回去了,不用担心。”孙名眉淡淡开口。

  白月儿点了点头,朝孙名眉瞄了一眼后又微微低头,一副失落的模样,“小羽都好长一段时间不和我坐一辆车上下学了……”

  孙名眉原本就因为苏茉的事挂心,即便来接白月儿的路上,已经和白盛柏通过电话,知道茉茉已经清楚这件事,而且赵玲也已经叫钱美美飞去帝都,打算提前将茉茉接回来。

  但难免因为牵挂女儿,而多少有些心不在焉。

  情绪谈不上差,但也绝对算不得轻松。偏偏白月儿还在这种时候装可怜求安慰,就是想让自己替她在小羽面前说话。立刻让孙名眉心中升出烦躁。

  “月儿。”孙名眉看向白月儿说,“我刚才已经替你和小羽请过假了,这两天你们就在家里,等事情结束后再去学校,可以吗?”

  “可是……妈妈,我现在高三了,万一没赶上学习进度……”白月儿一脸为难。

  顿了顿又开口,“不如这样吧妈妈,我还是每天来上学,但是顶多……每天我走得早一些?这样可以吗?”

  “你要这样……也行吧。”孙名眉迟疑了一下,“我只是觉得你这几天在家学习,也许比来学校更好些。”

  “不会的妈妈,你放心吧。”白月儿笑,挽了孙名眉的胳膊,乖巧的靠在她肩头。

  孙名眉听了,笑着拍拍她的头后,一想到苏茉,便又忍不住在心里轻叹了口气,隐隐担忧。

  帝都。

  “……所以。”苏茉看着风尘仆仆的钱美美,颇为无奈的开口,“玲姐就让你来了?”

  钱美美点点头,“是啊,小茉,我们不放心你一个人去机场。”

  连个随行人员都没有,万一被娱记包围那就麻烦了。

  苏茉听了叹气,但摇摇头后又懒得再说什么。

  毕竟现在钱美美人都已经来了。

  “那……玲姐是什么意思?”苏茉看向钱美美又问。

  “提前回c市。”钱美美说,“其他更详细的,玲姐已经直接给狄教练商量了,总之你不用操心这些,先回c市再说。”

  “……行吧。”苏茉想了想点头。

  为期十天的集训只剩最后两天,顶多就少一天而已,也没差什么。

  “那明天晚上走吗?”苏茉问。

  “嗯。”钱美美点点头。

  施文昂在一边听了立刻举手,“老师,那我明天和你一起回去吧!路上我还能保护你。”

  “保护?”苏茉疑惑,看向施文昂问得很认真,“真的不是添乱吗?”

  “或者……你思考了几天觉得以后给我养老不太划算,干脆趁此机会将我干掉?”苏茉半开玩笑。

  “????!”老师您怎么会这么想!

  施文昂睁大眼看着苏茉,委屈。

  苏茉见了伸手在他额上轻弹了一下,等施文昂双手捂着额头后,这才又开口,“所以为了让我长命百岁,你还是跟我们分开走吧。”

  “不然我还得多保护一个。”

  咦?

  钱美美听了抬头看向苏茉,一脸无辜又理直气壮。

  明明是自己保护小茉的!

  “总之,希望明天你们明天顺利吧。”明闵行看向苏茉开口,和茅庞互看一眼后,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。

  “抱歉啊小茉,我们原本还说送你去机场的,但这事一出来……教练就不许我们露面了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。”苏茉耸耸肩,“人少目标也少,我还怕你们哗啦啦一群人送我去机场呢。那和用广播大声喊苏茉在这儿!大家快来看啊!有什么区别?”

  这话出口逗笑了大家,气氛瞬间松快。

  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过是些不实传闻而已。”苏茉随意的挥了下手,“估计都不用等明天晚上,说不定明早一起来,事情就已经解决了。”

  众人默默点头。

  “哦对了小茉。”钱美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,重新看向苏茉说,“玲姐叫我要记得跟你说一下这事。”

  她顿了顿,将王兴主动给赵玲打电话,以及照片的事全一五一十说给了苏茉听。

  “玲姐说,这件事的后续需要你和家里人商量。这照片……何佳肯定是会爆出来的,她得确定对外的说辞。所以……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苏茉听完钱美美的话,点点头后起身,拿了手机朝包厢外走,一边对他们说,“你们自己先吃,我打个电话。”

  等出去后,苏茉直接拨通了白盛柏的电话,“喂?爸,有件事我要跟你说。”

  白盛柏开了免提,和孙名眉凑一起听苏茉说。越听脸上的表情便从原本的凝重严肃,变成了……一种带着兴奋的雀跃。

  尤其是苏茉在说“随他们处理”时,更是激动到不行。

  叮嘱半天,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后,白盛柏立刻和孙名眉激动互看,双手紧紧的握住对方的手说,“名眉,你说我现在要是发个微博,痛斥这些娱记空穴来风,一派胡言!你说……那些照片会不会被早点爆出来啊?”

  孙名眉连连点头,肯定白盛柏刚才的话。

  到时候,他们就能直接向外宣布茉茉是他们的亲生女儿,顺便打那些人的脸了!

  想想就痛快!

  “不过再等等吧?”孙名眉想到刚才苏茉说她明晚飞机,眉头微皱有些担忧,“先等茉茉安全回了c市,到家后再说,我担心路上那些娱记围追堵截的不要命,万一害茉茉受伤就不好了。”

  “对对对,你说得有道理。”白盛柏点头附和。

 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掀被而起就披了外套要出卧室。

  孙名眉见了一脸疑惑,忍不住叫住丈夫问,“你干嘛?”

  “哦,我去书房。”白盛柏开心得不得了,“到时候不是要宣布茉茉是我们的女儿嘛,我得亲手写个演讲稿才行。”

  说完叮嘱孙名眉早点睡后,便自己出了卧室。

  留下孙名眉一人呆了一小会儿后才回神。

  居然还要写演讲稿?!这也太……

  她想到这儿,哑然失笑,缓缓摇头

  第二天下午,孙名眉刚和苏茉通完电话,知道她大约晚上9点能到c市后,正打算给白盛柏打个电话说一声时,白月儿便回来了。

  “回来啦?”三字,在看见她有些狼狈的模样后,全部吞下肚。孙名眉一边站起身一边开口,满脸关切,“月儿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……这个样子?”

  白月儿皱着眉,明明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,却又故作坚强,冲孙名眉强颜欢笑,“妈妈,我没什么事。就是……”

  她苦笑了一下说,“就是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被那么多的记者给围着。”

  “要不是老师帮忙,我估计连车都上不了。”

  太可怕了。

  白月儿轻拍胸口,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。

  孙名眉听她这样一说,便明白白月儿在出校门的时候,被娱记给围追堵截了。

  这才这副狼狈的模样。

  “所以我昨天才劝你在家的。”孙名眉一边说,一边伸手,替白月儿将她耳边碎发挽至耳后,动作亲昵自然。

  收回手时又想到茉茉几乎每天都会遇见白月儿遇见的事,又心疼了几分。

  ……不行,晚上她要亲自去机场接机。

  看谁敢当着她的面欺负她家茉茉。

  正当孙名眉在心里暗下决心,打算等会儿就给白盛柏打电话说这事时,白月儿便一脸为难的又开了口。

  “其实我也想待在家里的。但……没办法妈妈,我高三了嘛。”顿了顿又看向孙名眉,忍不住问,“妈妈,小茉的事什么能解决啊?这天天堵在学校,我都不能好好学习了。”

  这话出口,孙名眉的手便顿在白月儿耳边,慢了一拍后收回。

  同时收回的还有那股子对她的亲昵,变得冷淡了些。

  白月儿明里暗里,就是在暗示因为苏茉惹出来的事,打扰到她学习了。

  孙名眉怎么可能听不懂。

  她看着白月儿,实在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没做对,竟然让白月儿变成现在这样。

  似乎每一句话都不仅仅是话面的意思。

  心思实在是……过于多了些。

  也难怪茉茉宁愿在外面住,也不回来了。

  ……算了。

  孙名眉想到这儿,深缓的吸了口气后,看向白月儿一脸认真,试图和她谈心。

  “月儿,茉茉是我的亲生女儿,你也是。所以……”孙名眉顿了顿又说,“以后想说什么,想做什么,都可以直接跟妈妈说,不用这么的迂回。”

  她顿了顿,看着眼眸微微闪烁的白月儿又补充,“……别再做这种事了。以前的你就很好。”

  “妈、妈妈。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……”白月儿强扯了笑,死死的盯着孙名眉,似乎很怕从她脸上看到厌弃和警告。

  而最关键的是……孙名眉刚才居然说苏茉是她女儿!

  她居然认了苏茉?!

  那自己怎么办?

  以后在白家,她是不是再没立足之地了?!

  ……不行,不能发生这样的事。

  一定不可以!

  白月儿想到这儿立刻垂了眼睑,楚楚的小声开口,“如果妈妈不喜欢,那……我以后就不说这事了。但是我不仅仅是因为自己,也是为了弟弟和爸爸着想呀。”

  她说到这儿,重新看向孙名眉解释,“我还好,大部分的学习内容都是之前学过的,现在是从头复习重点。但小羽现在高二,学的东西都很关键,请几天假,重新回去上课后,得花好多时间才能重新赶上去。”

  “还有爸爸,虽然这两天他什么都没说,但是……”白月儿抿了下唇,一脸心疼,“我今天早上看见爸爸……眼下都有点淤青了。一看就知道是一晚上没睡好。虽然我不知道白氏的股票有没有影响,但看你们这样一个个忧心忡忡的,也难免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孙名眉总不能跟白月儿说,她和白盛柏忧心忡忡的理由是,“娱记怎么还没曝光照片”这样的理由吧?

  至于白盛柏为什么会有黑眼圈……

  她就更不想说了。

  但白月儿这番话,也让孙名眉彻底明白,她和茉茉是不可能待在一个屋檐下的。

  “好了月儿。”心里已经有计量的孙名眉淡淡开口,打断白月儿没说完的话,看着她说,“你应该还有很多作业要做吧?上去休息吧。家里的事……不用操心。”

  不用操心?

  不知为什么,白月儿在听到这句话时,心里莫名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  但见孙名眉神色淡淡,兴致不高,便将剩余的话全部吞回去,乖巧的点了点头后起身,“那……好吧。妈妈,那我就先上去了。”

  “嗯。去吧。”孙明眉端了茶盏,垂眸开口。

  等白月儿上了二楼后,她才又叹了口气,将一口没喝的茶盏重新放下。

  垂眸想了半响后抬眸,扬声,“申妈,申妈?”

  “哎。来了。”申妈快步走来,看着孙名眉问,“太太,什么事?”

  孙名眉沉默了几秒开口,“之前请您帮我收好的钥匙,帮我找出来吧。”

  申妈听了点点头,半点不多问,应了一声后便转身替孙名眉取钥匙。

  另一边,苏茉和钱美美才到机场大厅,不知是谁喊了声“是苏茉!”。

  两人便被娱记和粉丝,冲四面八方包围。

  就在这时

  “苏茉你太让我们这些粉丝失望了!!”

  一声大吼伴随着的,是朝苏茉飞去的臭鸡蛋。

  众人惊呼,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

  马澄虹直播采访说的,在54章

  何佳给王兴照片,在83章,因为宋影帝醒了,所以暂时没曝苏茉的绯闻。

  晚安

  宁歌扔了1个地雷

  jrxnl的营养液x60暖阳的营养液x50长安的营养液x30炖炖更好喝的营养液x20不作路人甲,乙行不行的营养液x10wing六月的营养液x5三岁半的营养液x5夜与叶予曳的营养液x1

  づ ̄3 ̄づ╭

  (https://www.xszww8.net/html/129/129841/68645921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szww8.net。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zww8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