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中文网 > 真千金回来了 > 第 122 章 第 122 章

第 122 章 第 122 章

  滕夜兰话音才落,警察已经迅速赶到,将江翠萃一群人全带走。

  一路上江翠萃一直嚷嚷着“我是孕妇!我怀孕了!”,好像她有了身孕能当做免死金牌一样。

  不过比起江翠萃的嚷嚷,滕入海等人的关注度都在滕夜兰身上。

  均齐齐的扭头看着她,一副“今天才看清自家孩子”的惊异模样。

  半响后滕半松才恍然回神,呐呐开口,“小兰。你、你怎么想到报警的?”

  “?”滕夜兰听了他的话,脸上疑惑了一下开口,“这种事不报警做什么。”

  啊这、这话是对的,但……

  滕半松张了张嘴,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接着往下问。

  反倒是腾夜兰看着他了然,又开口回答,“小茉教我的。”

  有事情,找警察。

  “……欠!”

  苏茉毫无预兆的打了个喷嚏,揉了揉鼻尖。

  施文昂见状立刻凑过来,一脸关切,“老师,你感冒了?!”

  说完立刻低头翻找自己的背包。

  看得苏茉不由惊得挑了下眉峰。

  直到施文昂拿出一瓶矿水泉递给她,“老师,多喝水。”

  “……吓我一跳。”苏茉看了眼矿水泉,一边接过一边说。

  她还以为施文昂连感冒药都准备了呢。

  “啊?”施文昂没明白苏茉这话的意思,“老师,什么吓你一跳。”

  苏茉喝水时瞥了他一眼,等将瓶盖重新拧紧的时候,才缓缓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

  施文昂听了倒也不追问,“哦”了一声后点点头,正打算又和苏茉说什么时,一抬眼便看见蓝席也结束比赛,从前面的教室出来。

  他见了立刻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扭头看向苏茉开口,“老师,我们换个方向走吧。”

  免得有些人碍眼。

  苏茉倒是无所谓,正准备点头时,反倒是蓝席看见两人率先开口,喊了声“施文昂”,便朝两人走来。

  惹得施文昂没好气的冲他又白了一眼,“干嘛?”

  “之前说要和你对局的。”蓝席走到跟前后,看着施文昂说,“现在比赛结束了,走吧?”

  施文昂听了都要气笑了。

  都说他是象棋院的刺头,可蓝席也不见得比自己好到哪儿去。

  “我有答应你吗?”

  蓝席皱了下眉,一脸莫名,“你有什么好不答应的,对你来说又不是坏事。”

  “……?!”施文昂听了忍不住冲他瞪大眼。

  你不是没情商,你是情商是负数!

  正当施文昂又要说什么时,苏茉便神色淡淡的开口,“下吧。”

  “???!”施文昂扭头看向苏茉,“老师?!”

  真要和他下啊?!

  “不然估计这几天都要缠着你了。”苏茉瞥了施文昂一眼,淡淡开口。

  ……有道理。

  施文昂嘟着嘴,虽然不情愿,但也清楚苏茉说的是实情。便朝蓝席掀了眼皮子闷闷开口,“那就下一局,一局之后你可不能再来烦我了。”

  蓝席点点头,率先转身,“走吧。”

  “……?!”施文昂瞪着他已经自顾自离开的背影,啧了一声后忍不住扭头看向苏茉,抱怨,“他就是这德行,才惹得好多人都不喜欢他!”

  当然也包括他自己在内。

  苏茉听看向施文昂,脸上带了点儿疑惑,“我感觉你和他半斤八两。”

  “???!”老师你在说什么啊!他可比蓝席可爱多了!不是吗?!

  施文昂脸上那副“不服!”的表情太明显,都不用猜便能知道他想说什么。所以苏茉只瞥了一眼,带着一点“是吗?”的味道耸耸肩,率先举步。

  惹得施文昂看着她的背影呆了好一会儿后,这才快步跟上,“……不是老师,你不会真的觉得我和他半斤八两吧?!他也!蓝席也!”

  这中间一定有天大的误会,他答应要和老师好好解释解释。

  施文昂想着赶紧追上去,一边跑一边嚷嚷,“老师你听我解释!”

  实在不行他可以写成论文啊!

  蓝席和施文昂随便找了间棋室,苏茉兴趣缺缺,找到零钱后便往外走。

  刚刚做下的施文昂见了,连忙叫住她,“老师你去哪儿?”

  “到处走走。”

  “啊?!”施文昂听了,看着苏茉眨眨眼,“你看我对局啊?”

  这段时间他进步了许多唷!

  苏茉摇摇头,一边朝棋室外走,一边随意的摆了下手,丢下一句话,“等你之后复盘给我看吧。”

  话音才落,人已经消失在棋室门口。

  留下施文昂一人独自站在那儿,像是被大人留在原地的小孩儿。

  看上去倒有几分可怜巴巴的模样。

  他和苏茉说话时,蓝席连头都没抬一下,更别说看向苏茉了。

  直到现在,见施文昂还站在自己面前没动静,这才掀了眼皮子看了他一眼开口,“你棋盘还没放呢。”

  刚刚还一副“无助小可怜”模样的施文昂听了,脸上表情一收,白了蓝席一眼立刻坐下,一边摆放棋盘一边没好气的开口,“着什么急。”

  ……又是平时那副“象棋院小刺头”的张狂样儿。

  这倒是让蓝席多看了他两眼,想了想开口,“这个苏茉还有些本事,倒是能让你对他服服帖帖的。”

  顿了顿,蓝席终于开始回想项栋之前说的话,对苏茉起了点儿好奇心。他看向施文昂问,“她棋艺真的不错?”

  话一出口,施文昂没立刻回答,反而是手上动作一顿,立刻抬头看向蓝席。

  一脸警惕的慢吞吞开口,“……你想干嘛?”

  “哦。她棋艺要是真的不错,我就找她下一局。”蓝席看着棋盘,有些漫不经心的开口,“这样也能知道是不是以后需要注意的对手。”

  话才说完,蓝席便感到一股冷意朝自己直逼而来,手上一顿后抬头看向施文昂,见他正面无表情冷眼看着自己,便又开口,“怎么了?”

  施文昂不答,只盯着他看了一会后冷嗤了一声后不答反问,“蓝席,你要参加全国象棋团体赛了吧?”

  蓝席虽然不解,但也默默点头,转念一想想起这次举办地点在c市,按照团体赛的规则,每年的主办城市,可以另外安排两位棋士参加比赛。

  所以他面露恍然说,“这次推荐棋士里有你?”

  “是。”施文昂回利落回答,顿了下又直视蓝席开口说,“但除了我以外,还有老师。”

  “蓝席,我现在很期待等过段时间,你和老师对上后的情景。”

  施文昂说这话时,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,好像刚才蓝席说了什么狂妄自大的话,施文昂已经等不及要看他被打脸的样子了。

  蓝席听了,正要开口再说什么,但才张嘴,这才反倒是施文昂率先打断了话题。

  他微垂眸,神色淡淡的开口,“我先行。”

  蓝席见状,这也暂时住嘴,将注意力放在对局上。

  施文昂“啪!”的一声走了第一步,收回手的时候抬头看了蓝席一眼,唇瓣微抿,很是不满。

  另一边,苏茉刚在售卖机上买了一听饮料,正弯腰取时,便听见一个别扭,但充满高兴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。

  “苏棋士!”

  苏茉应声回头,看清对方后禁不住微扬了下眉峰,有些惊讶。

  居然是之前在韩国参加比赛时,遇见的日本对主将,上山小时。

  “真没想到我运气还不错,还真的遇见您了。”上山小时在距离苏茉两步远的位置站住,满脸笑意的冲她鞠躬,“听说您现在晋升到四段了,恭喜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苏茉颔首,顿下玩笑,“你消息还挺灵通。”

  她升为四段的事也就这几天而已,没想到上山小时已经知道了。

  “因为是您的事,所以比较关注。”上山小时听了笑着解释,“我想不仅是我,就连其他人,尤其是韩国的朴五段应该也知道了。”

  苏茉听了了然的点点头,重新看向他夸奖,“中文学得不错。”

  这话让上山小时不好意思的笑,咬字一顿一顿的,“我已经尽力了,就是希望能和你不靠翻译交谈。不过中文太难了,我想可能得再练许久才行。”

  “无所谓,我可以迁就你,说日文也行。”苏茉用日语回答上山小时。

  流利,没有一点怪音的日语让上山小时一愣,呆了好几秒后才诧异开口,“苏棋士,您……居然学了日文?”

  等苏茉点头后更是震惊。

  满脸不可置信。

  距离亚洲围棋青年赛结束也没多久,但苏茉居然将日语也学会了?!

  天才!

  “苏棋士,您的日语说得特别好。”上山小时换成日语,笑着和苏茉交谈。

  换成自己熟悉的语言后,他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。

  “还行吧。”苏茉开口,顿了下又开口,“倒是你,怎么到这儿来了。”

  “哦,之前我不是说有时间想来帝都棋院看看吗?刚好家父有生意要谈,我就顺道和他一起出发了。”上山小时笑着说,“不过我两目的地不同,他是c市,我则是来这儿。”

  上山小时顿了顿又说,“刚刚还得到了院长的首肯,能在这儿学习几天呢,真是特别感谢他。”

  “苏棋士,要是你这两天有时间,我能找您下棋吗?”

  苏茉摇摇头,“抱歉,我明天就要回去,没有时间。下次吧。”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上山小时有些遗憾,但下一秒又重打了精神冲她点头,“那就听您的下次吧。啊!您稍等一下,我去去就回来,您一定等我啊。”

  突然想到什么的上山小时一边跑,一边扭头反复对苏茉说。

  苏茉连应声的机会都没,见他已经跑远。再想到反正现在回去,施文昂和蓝席的对局也还没结束,干脆就站在原处等。

  没一会儿便见上山小时手上拎着纸袋子跑了回来,到了苏茉跟前后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好喘着气先将手上的东西递给她。

  “这是?”苏茉没立刻接。

  上山小时又喘了两口气才开口,“是我们家最近才研究出来的新品茶叶,我来棋院便带了些来,想着要是能遇见您,就送给您尝。没想到运气还不错。请您不要嫌弃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苏茉这才接过,朝纸袋子里瞄了一眼后又重新看向上山小时,“你家是做茶的?”

  上山小时笑着点点头,“上山家的茶,在日本有些名气。不过我虽然是上山家的人,却对茶道没有一点研究,更没兴趣。”

  “我的人生目标,是当一名职业棋士。”

  苏茉点点头,“有目标就好。”

  “是。”上山小时颔首后,又指指茶说,“所以这茶……说实话我品不出来它和其他有什么区别,不过我的父亲说这是很好的茶,就给您拿来了。您千万别嫌弃。”

  “不会,谢谢。”苏茉摇头。

  又聊了一会儿,苏茉估摸着时间差不多,施文昂和蓝席的对局应该差不多结束后,这才和上山小时道别。

  并交换了联系方式,邀请他有空的时候可以到c市来。

  到时候她做东请客。

  对于苏茉的邀请上山小时自然受宠若惊,连忙应声到时候一定前往。

  之后才和苏茉道别。

  站在原处看着苏茉的背影,直到消失在眼前后这才转身。

  而另一边,施文昂和蓝席刚刚对局结束,施文昂比起蓝席还差了些火候,自然是他输了。

  现在正一脸不高兴的收拾棋子。

  ……啧,自己原本是想替老师教训蓝席的,谁知道……

  哼。

  施文昂气气。

  反倒是蓝席,虽说赢的是他,却意犹未尽得很。

  因为刚才施文昂至少有两次让他感到心惊。

  看样子米军老师没说错,施文昂这段时间,进步不小。

  想到这儿蓝席抬头看向施文昂开口,“再来一局?”

  “不!”施文昂半点不客气的拒绝,“老师都等急了。”

  “不用管她。等着急了她会自己回去的,再来一局?”蓝席满脸不在乎的开口。

  此刻他只想和施文昂下棋,尤其是刚才对局中有几步,非常精妙,感觉中间有许多变式能琢磨。

  与其自己琢磨,不如趁着现在施文昂还在,直接问他本人。

  想到这儿蓝席又看向施文昂,不过这次不等他开口,便先一步看清施文昂脸上的不友善。

  呆了一下疑惑开口,“怎么了?”

  “蓝席,以后你要是还想和我对局。对我老师你就给我放尊重一点。”施文昂盯着蓝席,脸上表情冰冷。

  顿了顿又开口,“她是我老师!”

  蓝席一怔。

  他倒是能从施文昂的态度上,察觉到他对苏茉的敬意。

  可蓝席没想到施文昂会这么尊敬苏茉。

  这态度……估计他的教练孔杰也赶不上吧?

  蓝席想到这儿,正要开口说什么时,便听见棋室外传来的吵闹声。

  听声音似乎是项栋。

  他皱了下眉头,还没说什么。项栋便闯进这间棋室,看见施文昂在后立刻满脸怒气的开口,“施文昂你果然在这儿!今天你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了!”

  项栋大声嚷嚷着走近,右手还抓着祝小米,将他完全拽。

  “什么说清楚了!”施文昂皱眉回瞪项栋,一点不因为自己年纪比对方小就露怯。

  甚至见项栋气势汹汹的朝自己走来,一副来者不善,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样子,随手抓了枚象棋在手上,人也直接站在椅子上,双手叉腰瞪视项栋。

  蓝席起身,挡在施文昂面前,皱眉看着项栋开口,“你想干嘛项栋?”

  “席哥这儿不关你的事,你让开,我要找施文昂讨个说法!”

  说完一把将拽了一路的祝小米往前一拽!让他踉跄了两步到跟前后,这才又叉了腰看向左右,一边大声嚷嚷,“苏茉呢?!躲着不敢出来了是吧?!”

  话音未落,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便从门口传来。

  “有事?”

  刚刚还怒气冲冲的项栋,应声扭头和苏茉的视线撞上后,忍不住缩了下脖子。

  但下一秒立刻硬着脖子回瞪她开口,“凭什么祝小米都通过了参赛资格,而我却没有?!苏茉!你看我不顺眼教唆施文昂公报私仇是不是?!”

  话一出口苏茉还没开口,反倒是施文昂气不过立刻大声反驳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我和老师需要用这种方式吗?!再说了项栋,我们只负责对弈,至于有没有资格参加,标准是裁判组做的决定,你跑来冲我们嚷嚷什么?!觉得不公平行啊!我们现在就一起去找院长!”

  “哼!苏茉风头正劲,就算找院长院长也只会向着你们。哪里会管我这个小角色。”项栋眼神闪烁,强辩,“我不管,我也不找院长我就找你施文昂,还有你!苏茉!”

  项栋扭头瞪着苏茉,声厉内荏的开口,“你今天和施文昂要不把参赛资格给我改回来,我就和你们没完!”

  “……你!”施文昂瞪着项栋,正要骂。

  话还没出口便被苏茉叫住。

  “施文昂。”

  “……老师。”施文昂立刻闭嘴,扭头看着苏茉,嘴微微嘟着,气恼不说,又带了点儿撒娇的味道。

  苏茉从项栋身上收回视线,看向施文昂淡淡开口,“就算你是几人里面最矮的,现在也不用站那么高吧?下来。”

  “???”老师,您教训我就算了,可您还当着这么多的面伤害我。

  这合适吗?

  施文昂很受伤。

  正想嘟着嘴嗔怪两句,苏茉又朝他扫了一眼。

  “下来。”

  “好嘞。”施文昂立刻跳下地,将手上的象棋放回棋盘上后马上贴墙站。

  一副乖巧老实的模样。

  看得蓝席又一愣,朝施文昂看去,默默斜睨他,“有这么可怕吗?”

  “什么可怕?!这叫尊重!”施文昂保持着贴墙站的姿势,冲蓝席瞪眼,皱了皱鼻子轻啧一声后扭过头去。

  “……你不懂!”

  他还真不懂。

  蓝席腹诽,冲施文昂脸上收回视线,又朝苏茉看去,好奇心又比刚才多了一分。

  苏茉才没管蓝席的好奇。

  她看着施文昂淡淡开口,“棋子是拿给你这样用的?”

  刚才施文昂抓了一枚象棋子在手上的小动作,她看得清楚。

  他想干嘛,她也大致猜得到。

  项栋怎么说也十九岁了,万一突然冲施文昂动手,就算有蓝席和祝小米挡着,也极有可能受伤。

  苏茉的声音凉凉的,惹得施文昂一个机灵,赶紧低下头老实认错,“……对不起老师,我错了。”

  见施文昂老实后,苏茉才重新将视线投向项栋。

  明明也没见她面露恶相,但就是看得项栋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你不服是吧?那很简单啊。”苏茉微抬下巴,看向祝小米,“祝小米。”

  “啊?”祝小米看向苏茉。

  “坐下。”

  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,却让祝小米立刻照做,乖乖的坐到最近的棋盘边。

  而苏茉又重新掀了眼皮子,看向项栋,“怎么样?敢不敢和祝小米下一局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!”项栋没动,瞪着苏茉问。

  “你看不懂吗?下一局就知道你两谁更配拥有资格了。还是说……”苏茉顿了顿,语气凉凉,“你连这个都不敢,只敢像个泼妇一样的在这儿胡搅蛮缠?!”

  轻蔑的眼神,嘴角带着讥讽的笑,都刺激着项栋。

  “有、有什么不敢的!”项栋气得脸都红了,立刻拉了祝小米对面的椅子,动静不小的坐下后,又瞪着苏茉开口,“我要是赢了怎么算?!”

  “我立刻向你赔礼道歉,并且马上去找院长,为你争取参赛名额。”苏茉语气平淡的开口。

  “不过……”她顿了顿,眼神凉凉,似笑非笑的从项栋脸上划过后又慢吞吞开口,“你得有这个本事。”

  这轻慢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项栋,他气得恨恨点头,“行!苏茉,这话是你自己说的!”

  “我说的。”苏茉回答,“行了,别废话了,赶紧开始比赛吧。”

  祝小米听了心里有些发慌,他忍不住扭头看向苏茉,犹豫开口,“苏棋士……”

  苏茉看向他,微微点头,“放心,你能赢。”

  短短五个字,却奇异的抚平了祝小米心中的忐忑,他看着苏茉点点头,轻应了一声后转身看向项栋。

  神情比起刚才冷静沉稳了许多。

  项栋见了心里微惊,但立刻冷静下来,轻蔑一笑后直视祝小米开口,“你是三级棋士,我二级,我让你红棋。”

  他一面说着,一面将红棋往祝小米的方向,连棋盒一起推过去。

  祝小米没说什么,看了项栋一眼后拉过棋盒,低头认真摆放棋局。

  项栋愣了一下,这才动作粗鲁的拉过黑棋旗盒,“啪啪”的放着棋子。

  这个祝小米,居然没像以前一样生气。

  项栋心里憋着气想着。

  等两边棋子摆好后,苏茉拖了椅子坐在中间,翘了二郎腿淡淡开口,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  “啪!”的一声,祝小米举棋先行。

  另一边,上山小时和苏茉道别,从棋院出来后直径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小轿车。

  等他坐上去关上门后,立刻朝老人恭敬颔首,“让您久等了父亲。”

  上山崇正在看手上的文件,看都没看小儿子一眼,只淡淡的应了一声后问,“事情办好了?”

  “是的。”上山小时点头,说到苏茉时脸上忍不住便带了笑意,“我运气真好,居然真的遇到了苏四段。”

  上山崇没立刻开口,反而是抬头对司机吩咐了一声,让他开车后,这才扭头看向上山小时说,“不过是侥幸赢了你一局的中国棋士而已,你也不用这么在意。”

  话音未落上山小时立刻替苏茉说话,“她不一样父亲,我觉得苏四段会是我一生努力追逐的目标。她是一位非常厉害的棋士。”

  上山小时顿了顿,又补充,“非常非常厉害。”

  上山崇不以为然,甚至满脸轻蔑的发出质疑,“非常非常厉害?”

  “一个只那人?”他看向儿子,顿了顿又补充,“还是个只那的女人?”

  说完这话上山崇缓缓摇头。

  “父亲!”上山小时听得眉头都皱起来了,他一脸严肃的盯着上山崇开口,“苏棋士是我非常敬佩的人,希望父亲您也能尊重她。而且……”

  上山小时抿了下唇又说,“您不应该用这个称呼来说她,这太侮辱人了。要按您的说法……大哥的未婚妻不也是中国人吗?”

  “你不懂。”上山崇看了爱子一眼,微微摇头。

  并没将“那个女人也不过是个工具”这句话说出口。

  别说江翠萃了,就连上山俊二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。他只是命令上山俊二,希望通过江翠萃得到滕茶的秘方。

  等过段时间将滕氏拿下,江翠萃自然就没用了。

  不过……为了以防万一,他还是会让俊二将滕半梅和江翠萃接回日本的。

  等江翠萃快要生产的时候……再一并处理就好。

  一个只那女人,怎么配生下属于上山家的血脉呢?

  不过这些上山小时并不关心,所以上山崇叹了口气后主动缓了语调说,“算了算了,你志不在此,跟你说这些也没用。你就专心做好你想做的事吧。我们不聊这些,趁着你送我去机场这段路,说说其他有趣的事吧。”

  他一面说着,一面放下手上的资料,看向上山小时,脸上是外人鲜少看到的温情。

  上山小时听了,这才笑着和父亲说起了其他。

  同一时间,棋院。

  项栋瞪着刚刚结束的棋局,呆了好几秒后才结巴开口,“不、不可能!”

  他猛的抬头瞪向祝小米,“我怎么会输给你?!你不过是个三!级棋士!”

  祝小米眉头皱了下,想说什么却又在开口前看向苏茉,最后憋气闭嘴。

  “怎么?不服啊?”苏茉坐在那儿看着项栋,语气轻慢,“说说哪儿不服,或者哪儿不公平了?”

  不公平……对了!不公平!

  项栋像是想到什么,眼前一亮后扭头看向苏茉,指着棋盘开口,“我刚开始让了他红先的!这不公平!”

  “喂项栋!你还有没有点儿自尊啊。”这话出口施文昂率先没忍住,他瞪着项栋没好气的开口,“你是二级棋士也!”

  蓝席已经闭眼坐在一边,都不想看项栋。好像他是什么脏东西一样。

  “我是二级棋士哪、哪有怎么样?!”项栋直着脖子嘴硬,“正规比赛上,都是以猜红黑来确定谁是先手的!凭什么就因为他是三级棋士我就要让他?!”

  可是明明是你自己说要让人家红先的啊!!现在输了又反悔,你能不能要点脸?!

  施文昂睁大眼瞪着项栋,刚要大声脱口而出,便被苏茉打断。

  只好重新憋气站在一边,只是朝项栋不住瞪去的眼神,却说明了一切。

  “那行吧。”苏茉点点头,扭头看向祝小米问,“你敢拿黑棋吗?”

  祝小米听了,认真想了想刚刚的棋局,早就没了刚才开局前的忐忑不安。他看向苏茉点点头,“可以。”

  “那行。”苏茉一拍手,重新看向项栋说,“项栋,也别那么麻烦猜了,再来一局,这次你先走。”

  “行!”项栋赶紧点头,生怕苏茉和祝小米反悔似的,看向两人说,“这话是你们说的,等会儿输了可别反悔!”

  苏茉没应声,只是扭头看向祝小米。

  祝小米当然明白苏茉的意思,直视项栋开口,“输了就输了,我输得起。”

  这话明明没其他意思,可项栋却觉得祝小米是在意有所指,嘲讽他输不起。

  立刻让他恼羞成怒,瞪着祝小米一边不住点头,一边冷笑,“行,你输得起就行。那来吧?!”

  祝小米听了,扭头朝苏茉看了一眼。

  见她无声的点了点头后,这才收回视线,重新摆放棋盘。

  二十分钟后,项栋瞪着棋盘,手犹豫的微举着,最后拿了其中一枚挡住祝小米的当头炮。

  手才离开棋子,祝小米已拿起一旁的車,“啪”的一声放到原本的红車位置。

  “再将军!”

  项栋被象棋棋落的声音惊得惊跳了一下,瞪着已经无力回天的棋局,满头大汗面色苍白。

  用力咬着后槽牙,惹得腮帮子一抽一抽的。

  明明棋局已经结束,却死活不将“输了”两字说出口。

  这模样让施文昂在一边见了,很是不屑。忍不住冷眼看向低头坐在那儿的项栋,语气讥讽的开口,“项栋,你不会就这样在这儿坐一晚上吧?”

  项栋双手都握紧成全,咬牙切齿的从后槽牙磨出声音,“……他只是个三级棋士。他凭什么赢我!”

  “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?”苏茉冷眼看着项栋,语气凉凉得继续往下说,“因为以你现在的棋艺,根本不配你的二级棋士身份。”

  “项栋,到底是这件事很难理解,还是……”苏茉站起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项栋,似笑非笑。

  “你输不起?”

  这话彻底让项栋破防。

  他怒吼一声,伸手一把将棋子全拂到地上,吓得施文昂往后退了一步,而一直闭着眼睛的蓝席一下子睁开眼站了起来,警惕的盯着项栋。

  将棋子拂到地上就算了,万一项栋突然伤人怎么办?!

  而且苏茉还是女孩子……咦?!

  项栋将象棋拂到地上后,立刻站起身就往棋室外跑。

  掉落在地上的棋子在地上弹起然后再落下,慢慢滚至各方。

  恰好有那么几枚落在苏茉脚边,刚弹跳起苏茉坐着的姿势没动,只用脚踢了两枚。

  那象棋子便朝项栋低空飞掠而去,精确的打在他的脚踝上,痛得项栋惨叫一声,立刻蹲下捂住脚踝。

  而在他蹲下的瞬间,下一枚棋子顺势而至。

  敲到他的额角上,痛得项栋又发出惨叫,捂住额头。

  这两声响动,别说施文昂和祝小米露出痛楚的表情,就连蓝席都呆了。

  所以当他呆滞的看着项栋,眼角察觉到苏茉起身朝项栋踱步后,在她即将经过自己时,赶紧往后退给苏茉让出路来。

  那模样和刚才施文昂的贴墙站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等这样做了蓝席才回过神来,脸上还来不及露出讪讪的表情,一扭头便发现施文昂正在斜睨自己。

  明明一句话都没说,但那表情却已经诠释了一切。

  有这么可怕吗?

  施文昂冲蓝席挤眉弄眼。

  惹得蓝席默默的移开眼,讪讪的摸了摸鼻子。

  ……还真有。

  至于祝小米,他还乖乖的坐在那儿,双手老实的放在膝盖上,背打得笔直。

  这三人在干嘛苏茉并不在意。她踱步到项栋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半响后才轻笑了一声开口。

  “在我面前掀桌?”

  项栋缩了下脖子,没敢说话。

  “把地上的棋子全部给我捡起来。”苏茉睥睨着他,淡淡开口。

  “不然这三十二颗棋子,我保证让你都尝试一遍。”

  苏茉的话不重,甚至又轻又平缓,却吓得施文昂三人都跟着缩了下脖子。

  ……棋子是拿给她这样用的?

  蓝席看向施文昂,使了个眼色。

  ……呵呵,你有脾气你问,你问啊。

  施文昂没好气的白了蓝席一眼,继续缩着脖子,老实的站在那儿。

  此刻他不像一只小麻雀,他觉得自己是只小鹌鹑。

  蓝席?

  蓝席再次默默的移开眼,讪讪的摸了摸鼻子。

  ……他没脾气谢谢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上山小时还记得吧?亚洲青年赛日本队那个主将,身体不太好那位。

  晚安

  爆米花和坚果的营养液x30陌茶茶茶子的营养液x30归风的营养液x20jrxnl的营养液x20哥斯拉的营养液x15冰火的营养液x10懒洋洋的营养液x5charlance的营养液x5宁歌的营养液x5桃桃的营养液x2

  づ ̄3 ̄づ╭

  (https://www.xszww8.net/html/129/129841/68645946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szww8.net。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zww8.net